攝阿毘達摩義論

Abhidhammatthasagaho

 

 

                         

                               /     

 

 

 

 

 

 

 

 

 

 

 

 

 

 

 

 

 

 

 

 

 

 

 

 

 

 

 

 

 

 

 


              


《攝阿毘達摩義論》目錄

 

編輯說明……………………………………………………… IV

《攝阿毘達摩義論》漢譯前言……………………………… V

說明……………………………………………………………

第一  分別品………………………………………… 1

    一、五十四欲界心

        1.十二不善心

        2.十八無因心

        3.二十四有因心

    二、十五色界心

    三、十二無色界心

    四、八出世間心

    五、一百二十一心

第二  所分別品……………………………………… 5

    一、五十二心所的分類

    二、什麼心所與什麼心相應

        1.與遍一切心心所及雜心所相應的心

        2.與不善心所相應的心

        3.與淨心所相應的心

    三、什麼心與什麼心所相應…………………………… 7

        1.與出世間心相應的心所

        2.與色無色界心相應的心所

        3.與欲界淨心相應的心所

        4.與不善心相應的心所

        5.與無因心相應的心所

第三  分別品………………………………………… 10

    一、攝受

    二、攝因

    三、攝作用

    四、攝門

    五、攝所緣

    六、攝所依

第四  攝路分別品………………………………………… 16

    一、六種六法

    二、通過五門的心識過程

    三、通過欲界意門的心識過程

    四、上二界及出世間的禪心過程

    五、彼所緣的決定

    六、速行的決定

    七、路心依人的區別

    八、諸地路心的區別

第五  攝離路分別品……………………………………… 21

    一、四地

    二、四種結生

    三、四業

    四、四種死與結生的次第

第六  色分別品……………………………………… 25

    一、色的列舉

    二、色的分別

    三、色的等起

    四、色的聚

    五、色轉起的次第

    六、涅槃論

第七  攝集分別品……………………………………… 29

    一、攝不善

    二、攝雜

    三、攝菩提分

    四、攝一切

第八  分別品……………………………………… 32

    一、緣起法

    二、發趣法

    三、施設

第九  處分別品…………………………………… 36

    一、止的業處

        1.四十業處

        2.六行者與四十業處適不適

        3.三種修習

        4.三相

        5.四無色定的程序

        6.關於不得安止的業處

        7.顯現神通

   二、觀的業處

        1.七種清淨

        2.三解脫門

        3.出世間的四種人

        4.滅定

 

  (作者:葉均)

阿耨樓陀及其《攝阿毘達摩義論》……………………… 40

南傳的八十九心…………………………………………… 47

南傳的五十二心所法……………………………………… 54

八十九心的十四作用與心識活動………………………… 62

南傳上座部的色蘊………………………………………… 68

 

覺音清淨道論的簡介……………………………………… 75

錫蘭佛教的傳播及其宗派………………………………… 80

南傳上座部佛教源流及其主要文獻略講………………… 91

略談南傳佛教修定的方法………………………………… 99

讀經散記…………………………………………………… 100

編後記……………………………………………………… 102

 

 

 葉均19161985)小傳

    現代中國大陸之佛教學者。浙江省瑞安縣人。早年出家,法號了參。嘗從太虛研學於重慶漢藏教理院。1943年,任教於合江縣法王佛學院;1945年,轉任成都十方堂佛學院教席。

1946年,赴錫蘭(斯里蘭卡)留學,研習巴利語及上座部佛學。1950年返國,任教於中國佛學院,其後任中國佛教協會理事、常務理事。

    氏佛學造詣甚深,精通巴利文、英文。譯有南傳《法句經》、《清淨道論》、《攝阿毘達磨義論》等書。其中,《清淨道論》是研究南傳上座部的重要典籍,譯出後頗受斯里蘭卡佛學界推重,獲論師學位。此外,又編譯《漢巴辭典》,然未及完成即告逝世。(《中華佛教百科全書()p.4821.2

 

 

 

 

 

 

 

 

 

 

 

 

 

 

 

 


 

      1. 葉均譯《攝阿毘達摩義論》簡体字版由「中國佛教協會」出版,繁體字除了本版之外,另有大千出版社出版(02-25230526,精裝,定價350)。另外,《漢譯南傳大藏經》第70冊有不同譯本。

      2.《清淨道論》的簡体字版由「中國佛教協會」出版,繁體字的出版單位有:正覺學會(單冊,電話07-8016884, 07-8021340)、《漢譯南傳大藏經》第67~69冊。

     3.本書重編說明:a.注釋部分編入每頁的底下,方便查閱,重編編號。 b.發現錯字即改正。 c.「少兔」改「努」。 d.文中標號  改為「 」。 e.一些專有名詞用「 」。

f.文中 [  ] 為編者所加。 g.書末的圖表為編者所加。

     4.《攝阿毘達摩義論》的中文參考書相當缺乏,可參考英文作品:

a.  Comprehensive Manual of Abhidhamma,1993. 400p by Bhikkhu Bodhi. $20.00

  (Buddhist Publication Society, 54 Sangharaja Mawatha, Kandy, Sri Lanka

  tel & fax 94-8-223679, email: bps@mail.laka.net )

b.  A Manual of Abhidhamma,1956,1957. 276p+163p by Nārada Thera $1(Sri Lanka 出版。1996年由緬甸宗教局出版---Ministry of Religious Affairs, Yangon, Myanmar)

c.  Compendium of Philosophy,1910. 298p by Shwe Zan Aung &  Mrs. Rhys Davids.£19.50(The Pali Text Society, London. 73 Lime Walk, Headington, Oxford OX3 7AD, U.K. tel:44-1865-767575 or Wisdom Publication 199 Elm Street, Somervill, MA 02144,USA. tel:617-7767416, fax 617-7767841 )

d.  Abhidhamma Studies. By Nyanaponika Thera (BPS)

e.  Guide through the Abhidhamma Piaka. Nyanatiloka Mahāthera. (BPS)

f.   The Essence of Buddha Abhidhamma, 1995. 449p. by Dr. Mehm Tin Mon(95-1-286610). $1.00 (Mya Mon Yadanar Publication. 15/19 U Wisara Estate, Dagon P.O., Yangon, Myanmar )

                                           

 

 

 

 

 

 

 

 

 

 

 


《攝阿毘達摩義論》漢譯前言

                       

                                                     /  

 

阿耨樓陀所著的《攝阿毘達摩義論》,是南傳巴利語系佛教中一部精拔的作品,字數不多,文簡義豐,略述上座部各種重要的法相及介紹全部論藏的哲學理論,為研究南傳佛教最好的一本指導手冊。在斯里蘭卡,泰國、緬甸等國各佛學院以及世界研究南傳佛教的人,都把它列為必讀之書。其內容和組織,條理非常清楚。但因它是一綱領性著作,所以對許多特有的法相術語,都無解釋,較難理解,但這些法相名詞的大部分,在《清淨道論》中有詳細解釋,可以參考研究。通過這部論,便不難掌握阿毘達摩的普通知識,它是研究南傳上座部論藏的一把鑰匙。

 

    在緬甸的巴利佛典書目中列有九部像這樣的綱要書,除本論外,其它八部書名如下:

    (一)《入阿毘達摩論》[ Abhidhammavatāra , by Ācariya Buddhadatta ]

    (二)《色非色分別論》[ Rūparūpa-vibhāga , by Ācariya Buddhadatta ]

          這兩部都是第五世紀和覺音同時代的印度佛授所著。

(三)《諦要略論》,是佛授以後的小護法所著[ Sacca-sakhepa , by Bhadanta

      Dhammapāpa ]

(四)《斷癡論》,是錫蘭的迦葉波所著[ Moha-vicchedanī , by Bhadanta Kassapa ]

      年代不明。

(五)《名色抄論》,亦名《開曼論》是開曼所著[ Khema-pakaraa , by Bhadanta Khema ,

      Sri Lankan ] 。年代不明。

    (六)《名色差別論》。[ Nāmarūpa-pariccheda , by Ācariya Anuruddha ]

    (七)《第一義決擇論》[ Paramattha-vinicchaya, by Ācariya Anuruddha ]

          這兩部同是《攝阿毘達摩義論》的作者阿耨樓陀所著。

(八)《名行燈論》,是十二世紀末緬甸的薩達摩喬帝波羅所著[ Nāmacāra-dīpaka , by

      Bhadanta Saddhamma Jotipāla  ]

在這九部論著中,以《攝阿毘達摩義論》最為傑出、著名,弘傳也最廣,有各種文字的譯本,有古典注疏,也有近代學者專題研究的論著。在這裏介紹幾種最重要的參考書。

 

    一、巴利文的著名注疏:

(一)《古注》,一說是錫蘭的新離垢覺著[ Abhidhammasagaha-Ṭīkā = Porāṇa-Ṭīkā , by   Ācariya Navavimalabuddhi ],一說是十二世紀後半期的舍利弗著,也有說這兩者是同 一人。據一九六年錫蘭大學出版的《錫蘭史》則說為舍利弗的老師摩訶迦葉波的作品。

(二)《阿毘達摩義廣釋》,是錫蘭蘇門迦羅著[ Abhidhammatthavibhāvinī-Ṭīkā, by Ācariya Sumagalasāmi,他是十二世紀後半期的人。這是古代注疏中一部權威的作品,廣泛地被學者們用為研究本論的主要參考書。緬甸的阿利耶文率在奈羅巴帝王時代(14421468)曾為《 阿毘達摩義廣釋》寫了一部解疏,題名為《精義寶匣》。

 (三)《攝阿毘達摩義略疏》是緬甸的薩達摩喬帝波羅或名卻巴達所著[ Sakhepa-vaṇṇanā , by Bhadanta Saddhamma Jotipāla or Chapala Mahāthera ]。據說他從11701180年曾在錫蘭受學。依本書的序文所說,這是應錫蘭的國王毘闍耶跋訶二世(11861187)的請求而寫的。

    (四)《第一義燈注》,是近代的緬甸學者雷地沙陀著[ Paramatthadīpanī-Ṭīkā, by Ledī Sayādaw ] 。據說本書中含有一些獨特的見解,許多巴利學者都認為是一部很好的作品。

(五)《新醍醐疏》,是近代印度學者谷生毘教授著[Navanīta-Ṭīkā,1933, by Dhammānanda Kosambi ],用天城字母寫。本書以新方法解釋,對於自修《攝阿毘達摩義論》者很大幫助。

 

    二、英文的參考書:

    (一)《哲學綱要》,是緬甸的蘇仁翁譯[Compendium of Philosophy,  by Shwe Zan Aung &  Mrs. Rhys Davids ],即《攝阿毘達摩義論》第一英譯本。1910年由倫敦的巴利聖典協會出版,1956年再版。這是逐字逐句翻譯的,並附有許多可以參考的注釋。由於本書的出版,才引起歐、美學者對《攝阿毘達摩義論》內容的注意。

(二)《阿毘達摩哲學》上冊,是印度那爛陀巴利學院的院長迦葉波著,1942年出版,1954年再版。本書既是翻譯又有解釋,並在每段附有全部的巴利原文,對於研究本論很方便也很有幫助。

 


此外,在斯里蘭卡也有幾部英文注釋可供參考。如那拉達的《阿毘達摩手冊》[A Manual of Abhidhamma by Nārada Thero ];地西爾瓦博士的《佛教哲學論》等。

 

    三、日文的參考書:

    (一)《攝阿毘達摩義論》,水野弘元譯。見日文版《南傳大藏經》第六十五卷。

除了上面所列的重要參考書外,還有許多各種文字所寫的注釋,如僧訶羅文、緬文、泰文的都有。

 

本論的組織和內容,作者在開宗明義的頌文說:「此中敘說對法義,依第一義有四種:心、心所、色及涅槃,攝一切法盡無遺。」也就是說心、心所、色、涅槃四法,是本論的主要組成部分,可是也附帶地說了許多別的東西。全論分為九品:前五品說心法及心所法,第六品說色法并略論涅槃法,主題在這六品中便說完了;第七品是廣集經論中重要的法相名數,第八品是說「緣起法」(十二支緣起)、「發趣法」(二十四種像)及「施設」(假名與概念),第九品是說修定與修慧。全論的總綱似乎很簡單,但內容非常豐富。

 

關於本論的作者阿耨樓陀,除了有幾部巴利文書籍提到他的名字之外,便無詳細年代和史實的記載了;現在只能根據另外一些線索來推定。據緬甸的傳說,他是一位錫蘭的長老,住在波羅奈羅瓦的摩拉輸麻寺而寫《攝阿毘達摩義論》的。錫蘭建都波羅奈羅瓦是從第九世紀中至十三世紀的事。另據南印多林的地方誌,在有學有德者的編年名單中,阿耨樓陀的名字和作品是被列在第七世紀的巴利文法家之後,還介著另外兩個人的後面,由此確定他是第八世紀以後的人。又據對本論有好幾部巴利文注疏及另一部流行在錫蘭的舍利弗用僧訶羅文寫的義釋,都是十二世紀後半期的作品。其次,從作者的文體看,是受了梵文影響的。例如在覺音、佛授等著作中所用的字:ārammaa,  kiriya,  kilesa, ca it, ca idha等,在阿耨樓陀的作品中則寫為:ālambaa, kriya, klesa, ceti, ceha,這種巴利語的梵語化傾向,也是在十一世紀和十二世紀初的毘闍耶跋訶第一時代(10591114)才盛行起來的。從以上幾方面看,本論很可能是公元一千一百年左右的產物;同時推定本論的作者大約是十一世紀末和十二世紀上半期的人。

 

關於本論漢譯的過程:一九六一年,我在中國佛學院為幾位上座部研究生研究原巴利文,先由我口譯,由他們筆記整理,再由我修改並加些注釋而成初稿。一九六三年,我再詳細修改,並為佛學院普通班同學講解過一次。同時,我曾參考許多資料而寫成全部講義。但很可惜,一九六六年在我離開當時被解散的佛學院後,這部講稿完全失落了!然而我過去有幾篇在《現代佛學》上發表過的論文,對於研究本論最難理解的幾品,仍有一定的幫助。例如第一〈攝心分別品〉,可參考《南傳的八十九心》見《附錄》,第二〈攝心所分別品〉,可參考《南傳的五十二心所法》見《附錄》,第三〈攝離分別品〉和第四〈攝路分別品〉,可參考《八十九心的十四作用與心識活動》見《附錄》,第六〈攝色分別品〉,可參考《南傳上座部的色蘊》見《附錄》。今年(一九八五),我又校對一次,才算完成此稿。這樣漢譯的佛學上,又增加一部比較重要的論著。(1985年,寫於中國佛教協會研究部)

 

 

  

   

一、本譯所根據的巴利原文是:倫敦「巴利聖典協會」出版的羅馬字體本,其中有些錯字,則對照印度、斯里蘭卡等國出版的羅馬字體及僧訶羅字體巴利原文加以改正。

    二、翻譯本書時,參考了英國出版的《哲學綱要》、印度出版的《阿毘達摩哲學》、斯里蘭卡出版的《阿毘達摩手冊》、《佛教哲學論》、日本出版的《攝阿毘達摩義論》及各國出版的《清淨道論》等書。

    三、對於本書有些難以理解的字句,譯者根據各種譯本及論著,附於適當簡要的注釋。

    四、本書以直譯為主,亦偶有意譯之處。

    五、書中所有圓括弧( )以內的字,都是譯者根據文意加入的。然而在有些偈頌中,也有根據文意加入的字,但未用括弧加以區別。

    六、在方形內的號碼,是各品注釋的符號。

    七、為了與每品各節各段的標題,本書仍然保留原文底本。在書中的某段或某頌前文冠以一、二、三等號碼的符號。

    八、對於每品各節的標題,都是譯者加入的,所以也用括弧加以區別。

    九、在注裏面常常提到「參考 Visuddhi-magga xx頁」,這是《清淨道論》原巴利文本的頁碼。因為各種譯本都附有原頁碼的符號,使讀者無論要參考那種譯本或原文都方便。


 

[]

 

/ 阿耨樓陀 []   / 葉均

 

南無如來應供正等正覺者

 

第一  攝心分別品[]

 

    <1>  無上正等正覺者,及諸正法.最上僧, 歸命禮敬我當說:《攝阿毘達摩義論》。

        此中敘說對法義,依第一義有四種: .心所.色及涅槃,攝一切法盡無遺。

 

    <2> 這裏先說心法有四種,即欲界、色界、無色界及出世間(心)。

 

          

一、五十四欲界心

 

 

    此中欲界(心)是什麼呢?即:

    1.十二不善心[]

(1)喜俱.邪見相應.無行.[],(2)(喜俱.邪見相應)有行.[]

 (3) 喜俱.邪見不相應.無行.一,(4)(喜俱.邪見不相應)有行.一,

5)捨俱.邪見相應無行.一, 6)(捨俱.邪見相應)有行.一,

7)捨俱.邪見不相應.無行.一,(8)(捨俱.邪見不相應)有行.一。

此等八法名為「貪俱心」。

9)憂俱.瞋恚相應.無行.一,(10)(憂俱.瞋恚相應)有行.一。

此等二法名為「瞋恚相應心」。

11)捨俱.疑相應.一,(12)捨俱.掉舉相應.一。

此等二法名為「愚癡心」。

      如是一切,稱為「十二不善心」。

 

    <3> 貪根有八種,瞋.癡根各二,如是總稱為:十二不善心。

 

<4>      2.十八無因心:(1)捨俱.眼識,(2)(捨俱)耳識,(3)(捨俱)鼻識,

   4)(捨俱)舌識,(5)苦俱.身識,(6)捨俱.領受心及(7)捨俱.推度心[]

這七種名為「不善異熟心」。[]

    1)捨俱.眼識,(2)(捨俱)耳識,(3)(捨俱)鼻識,(4)(捨俱)舌識,(5)樂俱.身識,(6)捨俱.領受心,(7)喜俱.推度心[]及(8)捨俱.推度心。

這八種名為「無因.善異熟心」[10]

    1)捨俱.五門轉向心,(2)(捨俱)意門轉向心及(3)喜俱(阿羅漢)笑心。這三種名為「無因唯作心」[11]

如是一切,稱為「十八無因心」。

 

     <5> 不善異熟七,善異熟有八,唯作心三種,為「十八無因」。

        除惡及無因,尚餘五十九。或說九十一,是名為「淨心」[12]

 

     <6> 3.二十四有因心: 1)喜俱.智相應.無行.一,(2)(喜俱.智相應)有行.一,

3)喜俱.智不相應.無行.一,(4)(喜俱.智不相應)有行.一,(5)捨俱.智相應.無行.一,6)(捨俱.智相應)有行.一,(7)捨俱.智不相應.無行.一,(8)(捨俱.智不相應)有行.一。

這是八種「欲界善心」[13]

  1)喜俱.智相應.無行.一,(2)(喜俱.智相應)有行.一,(3)喜俱.智不相應.無行.一,(4)(喜俱.智不相應)有行.一,(5)捨俱.智相應.無行.一,(6)(捨俱.智相應)有行.一,(7)捨俱.智不相應.無行.一,(8)(捨俱.智不相應)有行.一。

這是八種「欲界有因異熟心」[14]。  

  1)喜俱.智相應.無行.一,(2)(喜俱.智相應)有行.一,(3)喜俱.智不相應.無行.一,(4)(喜俱.智不相應)有行.一,(5)捨俱.智相應.無行.一,(6)(捨俱.智相應)有行.一,(7)捨俱.智不相應.無行.一,(8)(捨俱.智不相應)有行.一。

這是八種「欲界有因唯作心」[15]

如是一切二十四種,稱為欲界有因善、異熟、唯作心。

 

     <7> 欲界中有因,善.異熟.唯作, 由於受..行,區別二十四[16]

        欲異熟廿三,善.不善二十, 唯作有十一,共為五十四[17]

 

 

    二、十五色界心[18]

 

  

  <8>1)尋、伺、喜、樂、一境性俱[19]初禪善心,(2)伺、喜、樂、一境性俱第二禪善心,(3)喜、樂、一境性俱第三禪善心,(4)樂、一境性俱第四禪善心,(5)捨、一境性俱第五禪善心。這五種名為「色界善心」。

    1)尋、伺、喜、樂、一境性俱初禪異熟心,(2)伺、喜、樂、一境性俱第二禪異熟心,(3)喜、樂、一境性俱第三禪異熟心,(4)樂、一境性俱第四禪異熟心,(5)捨、一境性俱第五禪異熟心。這五種名為「色界異熟心」。 

    1)尋、伺、喜、樂、一境性俱初禪唯作心,(2)伺、喜、樂、一境性俱第二禪唯作心,(3)喜、樂、一境性俱第三禪唯作心,(4)樂、一境性俱第四禪唯作心,(5)捨、一境性俱第五禪唯作心,這五種名為「色界唯作心」。

如是一切十五種,名為色界善、異熟、唯作心。

 

     <9> 由於禪差別,色界意有五。  .異熟.唯作, 區別彼十五[20]

 

    三、十二無色界心[21]

 

    <10>1)空無邊處善心,(2)識無邊處善心,(3)無所有處善心,(4)非想非非想處善心,這四種名為「無色界善心」。

 1)空無邊處異熟心,(2)識無邊處異熟心,(3)無所有處異熟心,(4)非想非非想處異熟心,這四種名為「無色界異熟心」。   

1)空無邊處唯作心,(2)識無邊處唯作心,(3)無所有處唯作心,(4)非想非非想處唯作心,這四種名為「無色界唯作心」。

如是一切十二種,名為無色界善、異熟、唯作心。

 

  <11> 由於所緣之差別,無色界意有四種。又依善.異熟.唯作,區別而立十二心。

 

        

 四、八出世間心[22]

 

  <12>1)須陀洹道心,(2)斯陀含道心,(3)阿那含道心,(4)阿羅漢道心,這四種名為「出世間善心」。

(1)  須陀洹果心,(2)斯陀含果心,(3)阿那含果心,(4)阿羅漢果心,這四種名為「出世間異熟心」。如是一切八種,名為出世間善、異熟心。

 

    <13> 由於四道別,故善心有四,     同彼異熟果,為無上八種[23]

        十二不善心,善心二十一,     三十六異熟,二十唯作心;

        欲界五十四,色界心十五。     無色心十二,出世間八種;

        如是應知意,區別八十九[24]    智者再分別,一百二十一。

 

         

 五、一百二十一心

 

     <14> 八十九心,怎樣成為一百二十一心?尋、伺、喜、樂、一境性俱初禪須陀洹道心,伺、喜、樂,一境性俱第二禪須洹道心,喜、樂、一境性俱第三禪須陀洹道心,樂、一境性俱第四禪須陀洹道心,捨、一境性俱第五禪須陀洹道心。這五種名為「須陀洹道心」。「斯陀含道心」、「阿那含道心」、「阿羅漢道心」,同樣各有五種,正二十道心。如是果心亦有二十,則出世間心,共有四十[25]

 

    <15> 由禪相應別,一一分作五,     說此無上心,共有四十種[26]

        當知如色界,初禪等差別,     無上心亦然。無色屬第五[27]

        於是初禪等,各說十一種[28]    最後第五禪,共有二十三[29]

        善心三十七[30],異熟五十二[31]   是故智者說:一百二十一[32]

 

    《攝阿毘達摩義論》〈攝心分別品第一〉竟。

   

   


第二  攝心所分別品

 

<1> 心相應心所,同生與同滅, 同所緣所依[33],有五十二法。

 

一、五十二心所的分類

 

     <2> 如何(是五十二心所法)[34]?觸、受、想、思、一境性、命根、作意,此等七法名「遍一切心心所」[35]

    尋、伺、勝解、精進、喜[36]、欲,此等六法名為「雜心所」[37]

    如是當知此等十三法名為「通一切心心所」[38]

    癡、無慚、無愧、掉舉、貪、見、慢、瞋、嫉、慳、惡作、昏沉、睡眠、疑,此等十四法名為「不善心所」。

    信、念、慚、愧、無貪、無瞋、中捨性、身輕安[39]、心輕安、身輕快性、心輕快性、身柔軟性、心柔軟性、身適業性、心適業性、身練達性、心練達性、身正直性、心正直性,此等十九法,名為「遍一切淨(善)心所」。

   正語、正業、正命,此三法名為「離心所」。悲、喜二法,名為「無量心所」。若與慧根[40]一起,則此等一切共二十五法,當知為「淨(善)心所」。

 

     <3> 十三通一切,十四為不善,   淨有二十五,故說五十二。

 

     二、什麼心所與什麼心相應

 

        彼等心屬性[41],於心中生起,   各各自相應,此後應當說:

       七遍行心所, 一切皆相應,    雜心所六種,適宜而相應。

       十四不善法, 獨在不善心,    淨心所十九,唯善心相應。

 

     <4> 1.與遍一切心心所及雜心所相應的心如何? 先說此等(觸、受、想、思、一境性、命根、作意)七個「遍一切心心所」,得於八十九心中生起。

 

 

    其次在六個「雜心所」中,先說「尋」,唯在除去「二種五識」[42]的其餘四十四欲界心[43]和十一初禪心[44]共五十五心中生起。

    次說「伺」,於彼等(五十五心)及十一第二禪心共六十六心[45]中生起。

    「勝解」,除了二種五識及疑俱心(十一心)外,在其餘(七十八)心[46]中生起。

    「精進」,於(八十九心中)除去五門轉向心(一)、二種五識(十)、領受心(二)、推度心(三)(共十六心),在其餘(七十三)心中生起。

    「喜」,於(一百二十一心中)除去憂俱心(二)、捨俱心(五十五)、身識(二)、第四禪心(十一)(共七十心),在其餘(五十一)心中生起。

    「欲」,於(八十九心中)除去無因心(十八)、癡心(二)(共二十心),在其餘(六十九)心中生起。

    再說,(與雜心所相應的)彼等心生起的次第如是:

     <5> 六十六與五十五,十一心與十六心, 七十心與二十心,依次離去雜心所;

        五十五與六十六,七十八與七十三, 五十一與六十九,次第與雜心所俱[47]

 

     <6> 2.與不善心所相應的心  在不善(心所)中,癡、無慚、無愧及掉舉四個,名為「遍一切不善心所」,得於一切十二不善心中(生起)。

    「貪」心所,唯於八貪相應心中[48](生起)。

    「見」心所,得於四邪見相應心中[49](生起)。

    「慢」心所,得於四邪見不相應心中[50](生起)。

    「瞋」、「嫉」、「慳」及「惡作」四心所,得於二瞋恚相應心中(生起)。

    「昏沉」及「睡眠」心所,得於五有行心[51]中(生起)。

「疑」心所,唯於疑俱心中(生起)。

 

     <7> 癡等四心所,遍一切不善。   ..慢三種,貪根心中生。

        ...惡作,四在瞋根心。昏沉與睡眠,二在有行心。

        疑於疑心中。此十四心所,   於十二不善、相應有五類。

 

 

 

     <8> 3.與淨心所相應的心  其次在(二十五)淨(心所)中,先說「遍一切淨十九心所」,得於一切五十九淨心[52]中(生起)。

    (「正語」、「正業」、「正命」)三個離心所,得于一切(八)出世間心中決定同時生起。但是在世間的欲界(八)善心中,則有時各別(生起)。

    (「悲」、「喜」二)無量,除第五禪(三)心,唯在其餘十二大心(色界心)、(八)欲界善心及(八)欲界有因唯作心共二十八心中,有時各別(生起)。有人說[53]在捨俱心中沒有「悲」和「喜」。

   慧(無癡)」心所,與十二智相應欲界心及一切三十五:大心(色、無色界心)、出世間心共四十七心相應[54]

 

     <9> 淨唯在淨心,相應有四種:   一十九淨法,生於五十九;

        三於十六心;二於二十八;   當知慧心所,生於四十七。

 

    三、什麼心與什麼心所相應

 

    <10> .慳與惡作,三離...慢,有時各別起,昏沉與睡眠,

        相應生亦爾。其餘四十一;    所說心所法,決定相應起。

        我今說彼等,與心之相攝:    在無上心中,攝三十六法;

        上界大心中,則為三十五;    於欲界淨心,得有三十八;

        在不善心中,二十七心所;    於無因心中,則得十二法;

        如是相應生,相攝有五種。

 

    <11> 1.與出世間心相應的心所 (心與心所相應)如何?先說在八出世間的初禪心中,攝十三通一切﹝心﹞心所及除去二無量的(其餘)二十三淨心所共三十六法。

    如是在第二禪(八)心中,除尋(攝三十五法)。在第三禪(八)心中,除尋與伺(攝三十四法)。在第四禪(八)心中,除尋、伺、喜(攝三十三法)。在第五禪(八)心中,與捨俱,而攝彼等(三十三法)[55]

在一切八出世間心中(的心所法),依據五種禪,相攝有五類。

 

    <12> 於無上心中,心所立五類:   一為三十六,一為三十五,

        一種三十四,三十三二種。

 

    <13> 2.與色、無色界心相應的心所  次於大(上二界)心中,先說在(善、異熟、唯作)三初禪心中,攝十三通一切﹝心﹞心所及除去三離的其餘二十二淨心所共三十五法。然而這裏的悲與喜,只是各別相應的(不能同時生起)。

如是於第二禪心中除尋(攝三十四法)。於第三禪心中除尋、伺(攝三十三法)。於第四禪心中除尋、伺、喜(攝三十二法)。於第五禪十五心[56]中更無(悲、喜二)無量(攝三十法)在這一切二十七大心中(的心所),依照五種禪的差別相應有五種。

 

    <14> 三十五與三十四,三十三與三十二,以及三十法次第,在大心中有五種。

 

    <15> 3.與欲界淨心相應的心所  於欲界淨(心)中,先說(八)善心中的初二種(喜俱.智相應.無行、喜俱.智相應.有行)攝三十八(心所)法:即十三通一切﹝心﹞心所及二十五淨心所。當知此中(二)無量及(三)離共五(心所),只是各別相應生起的[57]

    如是於第二種的二善心(喜俱.智不相應.無行、喜俱.智不相應.有行)中,(如上三十八法中)除智(攝三十七法)。

    於第三的兩種智相應心(捨俱.智相應.無行、捨俱.智相應.有行)中,(有智)除喜(攝三十七法)。

    於第四的二善心(捨俱.智不相應.無行、捨俱.智不相應.有行)中,除智與喜,唯攝彼等(三十六法)。

    次於(八有因)唯作心中,其所攝(的心所)如前(八善心的)四種四雙中的一樣,唯再除去(三)離法[58]

    在(八有因善)異熟(心)中,亦如前(八善心),唯除(二)無量及(三)離而攝彼等(其餘心所)法[59]

如是一切,在二十四欲界淨心中(的心所法),依二(心為一組),相攝有十二種(即分為十二雙)。

 

    <16> 欲界有因心, .異熟.唯作: 善中三十八,    二種三十七,

        以及三十六。 唯作三十五,   二種三十四,    以及三十三。

        異熟三十三, 二種三十二,   以及三十一。    唯作與大心[60]

        不現三離法。 無上亦復然,   更除二無量。    欲界異熟中,

        無有此二類[61]。無上禪法異[62] 無量與禪法,    而在中界異[63]

        離智喜於小, 各各有差別[64]

 

<17> 4.與不善心相應的心所  在不善心中,先說貪根中的第一(喜俱.邪見相應)無行心,攝十九法:即十三通一切心心所及四遍一切不善(心所)的十七(法),加貪、見(二心所,共成十九法)。

 

    在第三(喜俱.邪見不相應)無行心中所攝同上,以貪、慢不同(除見加慢攝十九法)。

    在第五(捨俱.邪見相應.無行心)中,同上(第二無行心),除喜,與貪、見俱,攝十八(法)。

    在第七(捨俱.邪見不相應.無行心)中,同上,與貪、慢俱(攝十八法)。

    次於第九(憂俱)瞋恚相應.無行(心)中,與瞋、嫉、慳、惡作四(心所)俱,除喜而攝彼等二十法[65]。然而這裏的嫉、慳、惡作,唯各別相應(實際只有十八法同時生起)。

    於(五種)有行心中,亦復如是(如五種無行心)。其所不同的,當如(有行心)更與昏沉、睡眠相應。

    其次,除去欲、喜的其餘十一通一切心心所及四個遍一切不善(心所)共十五法,於(捨俱)掉舉相應(心)中生起。於疑俱心中,除去勝解而與疑俱,亦攝十五法。

    如是一切於十二不善心中生起,各別相應,依(所相應的心所法)數的差別,可攝為七種。

    <18> 十九十八及二十,  二十一與二十法,  二十二與一十五,  不善心中立七種[66]

         遍一切不善四法,  以及通一切十法,  所說此等十四法[67] 一切不善心相應。

 

    <19> 5.與無因心相應的心所  在無因(心)中,先說於(喜俱.阿羅漢)笑心中,(在十三通一切心心所中)除欲,攝十二通一切心(心所)法。

    同樣的,於確定(捨俱.意門轉向.唯作)心中,除欲及喜,(攝十一法)。

    於樂俱(喜俱)推度(心)中,除欲及精進(攝十一法)。

    於無因意界三心[68]及結生二心[69]中,除欲、喜及精進(攝十法)。

    於二種(前)五識中,除去(六個)雜(心所),唯攝彼等(七法)[70]

如是一切,於十八無因心中(的心所法),依數的差別,相攝有四種。

 

    <20>  於十八無因,生起攝四類:  十二與十一,以及十與七。

         遍一切處七,於無因心中,   其餘雜心所,適宜而相應。

         如是詳細說,三十三種攝[71]  既知心所法,與心不相離,

         相應而相攝,如是分別說。

     


第三  攝雜分別品

 

     <1> 心與心所法,依自性相應,   彼等次第現,數有五十三[72]

        .因及作用、門.所緣.所依,依照心生起,隨宜而相攝。

 

          

一、攝 [73]

 

    <2> 此中先說攝受,受有樂、苦與不苦不樂的三種。又依樂、苦、喜、憂、捨的差別有五種。

    此中樂俱善異熟身識只有一個,同樣的苦俱不善異熟(身識也只有一個)。

    其次喜俱心:有貪根四個[74]、欲界淨(心)十二個[75]、樂(俱)推度(心)[76]及笑(心)二個,如是十八欲界喜俱心、以及稱為第一(禪)、第二(禪)、第三(禪)、第四禪的四十四個[77]大(色界心)及出世間心,共有六十二心。

關於憂俱心,唯有瞋恚相應的二心,其餘一切五十五(心)[78]唯是捨俱心。

 

    <3> 樂及苦與捨,是名三種受。   應知由喜.憂,差別成五種。

        .苦各一處,憂在於二處, 喜有六十二,捨俱五十五

 

 

二、攝

 

<4> 在攝因中:所謂,即貪、瞋、癡及無貪、無瞋、無癡的六種。此中的五門轉向(心一),二種(前)五識(十)、領受(心二)、推度(心三)、確定(心、即意門轉向心一)及笑(心一),名為「十八無因心」。(八十九心除十八無因心),其餘一切七十一心唯是有因。

於此(有因心)中:二種癡心,唯一(癡)因,其餘十種不善心(貪根八心,瞋根二心)及十二智不相應欲界淨心,如是二十二心則具有二因[79]。十二智相應欲界淨心及三十五個大(上二界)與出世間心,如是四十七心[80],具足三因[81]

    <5> .瞋及愚癡,是三不善因。  無貪.無瞋癡,善因.無記因[82]

        無因十八心。二心唯一因。  二因二十二。四十七三因。

 

三、攝作用[83]

 

     <6> 在攝作用中:所謂作用,即結生、有分、轉向、見、聞、嗅、嘗、觸、領受、推度、確定、速行、彼所緣及死的十四種。

    其次應知由結生、有分、轉向、五識處等的區別,則彼等(八十九心)的差別處但成十種[84]

    此中二捨俱處推度(心)、八大異熟(心)[85]及九色界、無色界異熟(心)共十九心,名為「結生」、「有分」及「死」的作用。

    其次(於無因唯作心中的五門轉向及意門轉向)二(心)是轉向作用。

    同樣的(二種前五識的各二心及二領受心)是見、聞、嗅、嘗、觸、領受(中)的(各一)作用[86]。(無因異熟)三(心)[87],是推度作用。

    意門轉向(心)於五門中成為確定作用[88]

(以上)除了(世間異熟及)二種轉向(唯作心)之外,其餘的善(心二十一)、不善(心十二)、(聖)果(心四)、唯作心(十八)共五十五(心)[89]為速行作用。

    八大異熟(心)及三推度(心)共十一(心)為彼所緣作用。

    次於彼等(八十九心)中,二捨俱推度(心)[90]、依結生、有分、死、彼所緣及推度的差別,有五作用。八大異熟(心),依結生、有分、死、彼所緣的差別,有四作用。九個大(上二界)異熟(心)[91],(依)結生、有分及死(的差別)有三作用。

喜俱推度(心),依推度及彼所緣的差別,有二作用。同樣的確定(心,即意門轉向心),依確定、轉向的差別,(也有二作用)。其餘一切(五十五)速行(心),三種意界(心)、及(二種前)五識(十心,共六十八心),依次發生成為一作用。

 

 

 

     <7> 作用有十四, 名為「結生」等。  依心生起處,區別為十種。

        六十八二九, 八二心次第。      一二三四五,說示作用處[92]

 

四、攝 

 

     <8> 在攝門中:所謂門,即眼門﹑耳門﹑鼻門﹑舌門﹑身門及意門六種。

    此如,眼即眼門,同樣的耳等即耳門等,但意門是說(「轉向」之前的)「有分」。

    此中依五門轉向(心一)、眼識(二)[93]、領受(心二)[94]、推度(心三)[95]、確定(心一)[96]、欲界速行(心二十九)[97]及彼所緣(八)[98]的差別,有四十六(心)於眼門中相應生起。

    同樣的依五門轉向及耳識等[99]的差別,也有四十六(心)於耳門等相應生起。

    於一切五門中的五十四心[100],唯是欲界(心)。

    其次於意門中:依意門轉向(心一),速行(心)五十五[101] 及彼所緣(十一)的差別,有六十七心(相應生起)。

    有結生、有分及死的作用的十九(心)[102]是離(諸根)門而生起(即不從任何門而生起)。

    次於彼等(八十九心)中,(二種前)五識(十)、及大(上二界速行心)、出世間速行(心二十六)共三十六[103](心),如是依次適當地(於六門中)唯從一門[104]生起。

    其次三意界[105]從五門生起。

    樂俱推度(心一)、確定(心一)、欲界速行(心二十九、共三十一心)從六門生。

    捨俱推度(心二)、大異熟(心八)、從六門生與離門生[106]

大(上二界)異熟(心九)唯離(諸根)門生。

  

 

 <9> 心生由一門,五門與六門,  六門或離門,及離一切門,

       如次三十六,三與三十一,  十種及九種,作五類顯示[107]

 

五、攝所緣

   <10> 於攝所緣中,所緣有六種,即色所緣、聲所緣、香所緣、味所緣、觸所緣及法所緣。

    此中色即色所緣,同樣的聲等[108]即聲等所緣。其次法所緣又攝淨(色)、細色、心、心所、涅槃、施設(名言和概念)六種。

    此中一切從眼門(所生之)心,唯以色為所緣,而此(所緣必定)唯是現在的。如是從耳門等(所生之)心,亦唯以聲等(為所緣),此等(所緣)也唯是現在的。其次意門心的六種所緣,或為現在、過去、未來,甚至離時的(涅槃、施設等),均適當也相應以為所緣。

    被稱為「結生」、「有分」與「死」的離門(心)的所緣亦有六種,大多是於過去有之末(即前生臨死時),由六門攝門的現在、或過去、或施設(概念)的稱為「業」、「業相」和「趣相」[109]

    彼等(色等、現在等、業等所緣諸心)中、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等,隨其次第唯以色(聲、香、味、觸)等一一為所緣。三意界(領受心二、五門轉向心一)以色(聲、香、味、觸)等五為所緣。

    其餘(十一)欲界異熟(心)[110]與笑(心),唯以欲界的一切為所緣。(十二)不善(心)及(八個)智不相應[111](共二十個)欲界速行(心),除去出世間,以其餘的一切為所緣。(四個)智相應欲界善(心)及(一個)稱為「第五禪的神通善(心)」(共五心),除阿羅漢道(與阿羅漢)果,以其餘的一切為所緣。(四個)智相應欲界唯作(心)和(第五禪的)唯作神通(心)及確定(心),普遍於一切所緣。

    在第二(識無邊處)和第四(非想非非想處)的無色界(心)中[112],只以大(無色界)為所緣。

    其餘(二十一個)大(上二界)心等[113],以一切「施設(假法)」為所緣。

出世間(八)心[114],以「涅槃」為所緣。

 

    <11> 二十五心緣小界,    六心緣無色界境,

         二十一心緣名言,    八心唯緣涅槃境,

         二十心中離無上,    五心除最上道果,

         六心普緣一切境,    如是相攝有七類[115]

 

   六、攝所依

 

    <12>於所依[116]中:所依,即眼、耳、鼻、舌、身及心所依處[117]六種。此等(所依),於欲界中得有一切,於色界無鼻(舌、身)等三,於無色界一切都不顯現。

此中五識界[118],如其次第、各別依止五淨所依[119]而轉起。稱為「五門轉向(心)」及「(二)領受(心)」的「意界」,唯依止心所依處而轉起。其餘稱為「意識界」的推度(心三)、大異熟(心八)、瞋恚(心)二、初道(心一),笑(心一)、及色界(心十五),唯依止心所依處而轉起。其餘的善、不善、唯作(心)及無上(出世間心)有依止(心所依處)或不依止(心所依處而轉起),無色界異熟(心四),則不依止心所依處(而轉起)。

 

    <13> 欲界七識[120]依六事,    色界四種[121]三所依[122]

        無色中一意識界,      應知彼唯不依止[123]

        四十三心[124]有依止,     四十二心[125]生起時,

        或有依止或無依,      無色異熟無依止。

 

    《攝阿毘達摩義論》〈攝雜分別品第三〉竟。

 


第四  攝路分別品

 

     <1> 心生起綱要,已如前略說。   依地人差別,前後所決定,

         我將再簡述:在結生轉起。  心生之過程。此乃攝轉起[126]

 

一、六種六法

 

     <2> 在攝路中[127],當知有六種六法:即六所依、六門、六所緣、六識、六路、六種境轉起。

    但於離路[128](的心),只有三種境轉起,即業、業相、趣相。

    此中:(六)所依、(六)門、(六)所緣,即如前(第三品)中所說。

    六識:即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

六路:(心的過程)依門的區別,即眼門路、耳門路、鼻門路、舌門路、身門路、意門路;或者依識的區別,各為眼識路、耳識路、鼻識路、舌識路、身識路、意識路。依門的過程及依心(識)的過程當這樣使其調合。

 

<3> 於五門(眼、耳、鼻、舌、身),有極大、大、小、極小(的所緣境);於意門則有明瞭、不明瞭(的所緣境)。如是當知有六種境轉起(現前)。

 

二、通過五門的心識過程

 

(心識的活動過程)怎麼樣?以生、住、滅[129]的三剎那名為「一心剎那」。如是有十七心剎那為色法(生滅的)壽命。經過一心剎那或多心剎那(到達)住位之時,而五所緣來現於五根門。因此,如果那色所緣是經過一剎那來現於眼前的,則從此以後有分心波動二次,遮斷了[130]有分之流,轉向(喚起注意)那色所緣而有五門轉向心(的一次)生滅。此後無間,便生起見色的眼識、領受(所緣)的領受心、推度的推度心、確定的確定心,如其次第(各有一次)生滅。此後在欲界二十九速行心[131]中的任何一心,獲得(生起之)緣便波動七次,隨於速行之後而有二(剎那)彼所緣異熟心適宜地轉起。從此以後便墮入有分。

    至此有十四(剎那)路心的生起,二(剎那)有分的波動,以及前面經過的一心剎那,(那色法)便具足十七心剎那。此後(那個所緣境便)消滅了。那樣(經過十七剎那相續的)所緣名為「極大的境」。

    (如果)來現的所緣不可能延至彼所緣的生起,是名「大境」。這就是說在速行終了便墮入有分,沒有彼所緣的生起。

    (如果)來現的所緣不可能延至速行(心)的生起,是名「小境」。這就是說連速行(心)也不生起,僅僅有二或三次的確定(心)轉起,此後便墮入有分。

    (如果)來現的所緣不可能延至確定(心)的生起便臨近於滅的,則名為「極小境」。這就是說僅僅是有分波動而無路心的生起。

在眼門如是,在耳門等也是一樣。當知於一切五門有四種時分即:彼所緣時分、速行時分、確定時分、空時分[132]。如是次第為四種所緣境的轉起[133]

 

     <4> 路心唯七種[134],心生有十四[135]  如是依五門,詳說五十四[136]

這是五門路的轉起法。

 

三、通過欲界意門的心識過程

 

 

     <5>其次於意門中,如果是明瞭的所緣境來現,從此在(二剎那)有分波動、(一剎那的)意門轉向(心)、(七剎那的)速行(心)之末(後),轉起(二剎那的)彼所緣異熟(心),此後便墮入有分。

如果在不明瞭的所緣,則於速行心之後,便墮入有分,沒有彼所緣的生起。

 

     <6> 路心唯三種[137],心生說為十[138]   若再詳分釋,欲界四十一[139]

這是小(欲界)速行時分(的轉起法)。

 

 

 

四、上二界及出世間的禪心過程

<7> 其次於安止(根本定)速行時分,(所緣)是沒有明瞭、不明瞭的區別,也沒有彼所緣(心)的生起。此處即在八個智相應[140] 欲界速行(心)中的任何一個生起四次或三次,次第的名為「遍作」、「近行」、「隨順」和「種姓」(心)。它們滅了以後,依適當的(行道),即在第四或第五[141](速行剎那)引發那二十六個大界(上二界)、出世間速行心[142] 中任何一個速行心入安止路。此後在安止速行之末便墮入有分[143]

    這裏如果在喜俱(欲界)速行心之後,則安止(定)也是喜俱(心)。若在捨俱(欲界)速行之後,則安止定也是捨俱(心)。此中如果是在(欲界)善速行之後(非阿羅漢的),(則安止定)也是善速行心,以及決定是下面的三界(心)。如果是在(欲界)唯作(阿羅漢的)速行(心)之後,(則安止定)也是唯作速行心,以及(決定是)阿羅漢果(心)。

 

     <8> 樂善三十二[144],捨善生十二[145]  樂唯作有八[146],捨唯作生六[147]

        凡夫與有學,  從欲善三因[148]  離欲者安止, 三因欲唯作[149]

    這是(六門中的)意門路心的轉起法。

 

五、彼所緣的決定

 

     <9> 於(六門的)一切處,對於不可意的所緣(逆境),那是不善異熟[150]的(前)五識、領受(心)、推度(心)及彼所緣(心的生起)。對於可意的(所緣──順境),則唯是善異熟的(前五識、領受心、推度心、及彼所緣心)。如果極可意的(所緣)則唯喜俱的推度(心)和彼所緣(心)。此(彼所緣)中,如果是在(阿羅漢的)喜俱唯作速行(心)之末,則唯是喜俱彼所緣(心生起),如果在捨俱的唯作速行(心)之末,則唯是捨俱(彼所緣心)。但於憂俱速行(心)之末,則彼所緣及有分[151]也必是捨俱。是故若以喜俱(心)結生者[152],則在憂俱速行之末不生彼所緣心,此時便對於任何過去已熟練的小(欲界)所緣,生起捨俱推度心。諸阿闍黎說:在那(推度心)之後,便墮入有分。他們(諸阿闍黎)並且主張(1)僅在欲界速行(心)之末、(2)欲界的有情、(3)欲界諸所緣法,才有彼所緣心。

 

    <10> 在欲界速行,有情及所緣,   於明瞭極大,說有彼所緣。

    這是(路心轉起中)彼所緣的決定。

 

六、速行的決定

 

    <11> 在速行之中:於小(欲界)的速行路中,欲界速行(心)速行(跳動)七次或六次。如果在命終或發暈等的時候而轉起昏弱的(速行心)則唯速行(跳動)五次。他們(諸義疏師)也說:當世尊(示現)雙神變[153]等的時候,(他那)迅速轉起的觀察(速行)心,只有四至五剎那、但在初學者第一次修習(安止定的速行),不論是上二界速行心的神通速行心都只速行(跳動)一次便墮入有分。

    四(聖)道(速行心)的生起,(各)有一心剎那,從此以後有二三(剎那)的果心依次生起,然後墮入有分[154]。在入滅盡定的時候,第四無色的速行(心)速行(跳動)了二次之後便證得滅盡定。在從滅盡定出定的時候,獲得一次阿那含果心或阿羅漢果心的生滅之後,便墮入有分[155]

如是,於一切處的三摩缽底[156](等至)路(過程)中,不像在有分之流那樣有一定不變的路。然而亦可有多數的(速行)。

 

    <12> 欲界速行七,道神通各一,   其餘諸速行,多數亦可得。

這是(路心轉起中)速行的決定。

 

  

七、路心依人的區別

 

   

   <13>二因者及無因者[157],不得唯作速行(心)和安止速行(心)。他們縱生於善趣亦不得智相應異熟心。如果(無因者)生於惡趣,則智不相應大異熟心亦不能得。

在三因者:(1)漏盡者不得善與不善速行(心)。(2)有學與凡夫不得唯作速行(心)。(3)有學不得惡見相應(心)及疑俱速行(心)[158]。(4)阿那含人不得瞋恚速行(心)[159]。(5)出世間速行心只適合聖者得以相應生起。

 

    <14> 無學四十四[160],有學五十六[161]   餘者心生起,說有五十四[162]

    這是(路心轉起中)依人的區別。

 

          八、諸地路心的區別

 

    <15> 於欲界地,一切(八十)路心[163]都得相應生起。

    於色界地,除去瞋恚速行及彼所緣(得六十四心)[164]

    於無色界地,除去初道(心)、色界(心)、笑(心)及下無色界心。

於一切處,如果缺乏某些淨(根)之人,則不得經過那些(根)門的路心。無想有情則沒有一切心轉起。

 

    <16> 八十路心在欲界,  色界相應六十四,

        無色界中之路心,  可得生起四十二[165]

這是諸地(路心生起)的區別。

 

<17> 如是(經過)六門而心轉起,隨其發生,墮入有分[166],直至壽存,不斷地活動。

 

    《攝阿毘達摩義論》〈攝路分別品第四〉竟。


第五  攝離路分別品

 

     <1> 依路心轉起,已如上所述;   在結生活動,概要今當說。

 

     <2> 當知攝離路有四種四法:即四地、四種結生、四種業及四種死的生起。

 

    一、四 

 

    此中惡趣地、欲(界)善趣地、色(界)地及無色(界)地,名為「四地」。

    (一)在彼等(四地)中,地獄(界)、畜生(界)、餓鬼(界)與阿修羅眾四種,是「(欲界)惡趣地」。

    (二)人、四大王(天)、三十三(天)、夜摩(天)、兜率陀(天)、化樂(天)與他化自在(天)七種,是「欲界善趣地」。

    以上這十一種構成為「欲界地」。

    (三)梵眾(天)、梵輔(天)、大梵(天),是「初禪地」。少光(天)、無量光(天)與光音(天),是「第二禪地」。少淨(天)、無量淨(天)、遍淨(天),是「第三禪地」。廣果(天)、無想有情(天)、淨居(天),是「第四禪地」,色界地有十六種(天)[167],(其中)無煩(天)、無熱(天)、善現(天)、善見(天)與色究竟(天),是「淨居地」的五種。

(四)空無邊處地、識無邊處地、無所有處地與非想非非想處地,是「無色(界)地」的四種。

 

     <3> 於諸淨居天,凡夫不得生,   預流及一來,亦不生此天。

         聖者皆不生,無想與惡趣。   聖者非聖者,得出餘諸處。

這是(四種四法中)地的四法。

 

          

二、四種結生

 

  

<4> 惡趣結生、欲(界)善趣結生、色界結生及無色界結生,是名「四種結生」[168]

    此中(無因)不善異熟捨俱推度(心),生於惡趣地的剎那成為結生,此後便成有分,於最後成為死而斷絕,這是一「惡趣結生(心)」。

    其次,(無因)善異熟捨俱推度(心),在欲(界)善趣人(界)中的生盲等[169]與依地而居的苦處阿修羅,轉起結生、有分、死。八大(有因)異熟(心),在一切欲界善趣中,轉起結生、有分、死。這九種名為「欲界善趣結生(心)」。

    以上十種稱為「欲界結生(心)」。

在此(欲界)中,四惡趣、人與苦處阿修羅的壽量,是沒有定數的。四大天王的壽量,是五百歲的天壽,合人間的壽量為九百萬歲[170]。從此三十三(天)的(壽量是四大王天的)四倍。夜摩(天)的(壽量是三十三天的)四倍。兜率陀(天)的(壽量是夜摩天的)四倍。化樂(天)的(壽量是兜率陀天的)四倍。他化自在(天)的(壽量是化樂天的)四倍。

 

    <5> 自在天壽合人壽,數為九十二萬萬,又一千六百萬歲,為此天中之壽量。

 

    <6> 初禪的異熟(心),在初禪地中,轉起結生、有分、死。如是第二禪異熟(心)與第三禪異熟(心),在第二禪地(轉起結生、有分、死)。第四禪異熟(心),在第三禪地(轉起結生、有分、死)。第五禪異熟(心),在第四禪地(轉起結生、有分、死)。無想有情,唯是色而結生,在(結生)之後的生活與死的時候,亦唯是色的活動與滅。這六種名為「色界結生」。

    於彼等(色界天)中,梵眾天的壽量是一劫的三分之一,梵輔(天)的(壽量)是半劫,大梵(天)的(壽量)是一劫,少光(天)的(壽量)是二劫,無量光(天)的(壽量)是四劫,光音(天)的(壽量)是八劫,少淨(天)的(壽量)是十六劫,無量淨(天)的壽量是三十二劫,遍淨(天)的(壽量)是六十四劫,廣果(天)的無想有情(天)的(壽量)是五百劫。無煩(天)的(壽量)是一千劫,無熱(天)的(壽量)是二千劫,善現(天)的(壽量)是四千劫,善見(天)的(壽量)是八千劫,色究竟(天)的(壽量)是一萬六千劫。

    初無色等的異熟(心),在初無色等地中,如其次第,轉起結生、有分、死。此等四個名為「無色結生」。

於彼等(無色界天)中,生於空無邊處天的壽量是二萬劫,生於識無邊處天的(壽量)是四萬劫,生於無所有處天的(壽量)是六萬劫,生於非想非非想處天的(壽量)是八萬四千劫。

 

     <7> 結生與有分,以及死心位,    於同一生中,同境同一性。

這是(四種四法中的)四種結生。

 

  

三、四 

 

   

 <8> 令生(業)、支持(業)、妨害(業)與破壞(業),是依作用(而說的四種業)。重(業)、近(業)、數習(業)與已作業,是依取異熟(果)的次序(而說的四種業)。現法受(業)、次生受(業)、後後受(業)與既有業[171],是依異熟的時間(而說的)四種業。不善(業)、欲界善(業)、色界善(業)與無色界善(業),是依異熟的處所(而說的四種)。    此中不善業,依業門有三種:既身業、語業及意業。

    (這三種業)怎樣?殺生、不與取與欲邪行,常常是由於稱為「身表」的身門而造作,故名「身業」。妄語、兩舌、惡口與綺語,經常是由於稱為「語表」的語門而造作,故名「語業」。貪欲、瞋恚與邪見,雖然也有其他(身與語)的表[172],但通常是由意門而造作,故名「意業」。

    於彼等(不善業)中,殺生、惡口轉瞋恚是由瞋根而生。欲邪行、貪欲與邪見,是從貪根而生。其他(不與取、妄語、兩舌與綺語)四種,是由(貪、癡)二根而生。這裏依照(八十九)心的生起,一切不善(心)有十二種。

    欲界的善(業),依照業門的區別有三種:既由身門轉起的為「身業」,由語門轉起的為「語業」,由意門轉起的為「意業」。

    如是依照(布)施、(持)戒及修定的區別,也有三種。依照(八十九)心的生起,則(欲界的善業)有八種。依照(布)施、(持)戒、修定、恭敬、義務、回向、隨喜、聞法、說法、見正直業的區別有十種。以上(十二不善心與八善心)的二十種,為欲界業。

    色界的善(業)唯是意業,(它)是由修所成而證得的安止(定),依照禪支的區別,(色界的善業)有五種。

    無色界的善(業)也唯是意業,(它)也是由修所成而證得的安止(定),依照(禪定的)所緣的區別,(無色界的善業)有四種。

    此(諸業)中,(十二)不善業,除去掉舉[173](的其餘十一心),使在惡趣地結生。但在轉起之時,一切十二種(不善業),於欲界與色界的一切處,適當地能感七種(無因)不善異熟(心)。

    欲界的(八個)善(心),使在欲界善趣結生,但在轉起之時,(一切八善心)於欲界與色界的一切處,適當地能感(八)大異熟(心)及八無因異熟(心)[174]

    此中三因殊勝的(四個智相應的)善(心),給與三因(四個智相應的異熟心)結生,在轉起之時,則能感十六異熟(心)(即八個無因異熟心與八個彼所緣作用的有因異熟心)。       

    三因劣的(四個智相應善心)與(無貪、無瞋)二因殊勝的(四個智不相應善心),給與二因的(四個智不相應異熟心)結生,在轉起之時,能感除去三因的(四個智相應的)十二個異熟(心)。

   (無貪、無瞋)二因劣的(四個智不相應的)善(心),唯給(八個)無因(善異熟心)結生,在轉起之時,也唯感(八個)無因(善異熟心)。

 

     <9> 茲有某異師[175]  曾作如是說:    無行心不感,    有行之異熟,

        有行心不感,    無行之異熟。    如是彼等說:    異熟有十二[176]

        又有十與八[177]  次第而發生。

<10> 關於色界善(心),修下(品)的初禪,生於梵眾(天),修中(品)的(生於)梵輔(天),修上(品)的(生於)大梵(天)。同樣的修下(品)的第二禪與第三禪,(生於)少光(天),修中(品)的(生於)無量光(天),修上(品)的(生於)光音(天)。修下(品)的第四禪,(生於)少淨(天)。修中(品)的(生於)無量淨(天)。修上(品)的(生於)遍淨(天)。修第五禪的(生於)廣果(天),依離想而修(第五禪)的(生於)無想有情(天)。阿那含生於淨居(天)。

如是次第修了無色界的善(業),既生於無色界(天)中。

    <11> 上二界福業,決定依於地。  於結生轉起,生同樣異熟。

這是(四種四法中的)四種業。

 

 

四、四種死與結生的次第[178]

 

   

<12> 由於壽盡、業盡、[壽、業]兩者俱盡及斷業(而死的),是名四種死的生起。

    其次,臨終者在死的時候,由於業力,於六門的任何一門現起(如下三種相中的一種):(一)面向於後有能得結生的業。(二)或在(他)以前作業的時候曾得色等工具的業相。(三)或於後有當得享受(苦、樂)的趣相。

    此後,便住於那現起的所緣(業、業相或趣相),依照成熟的淨(業)或染(業)及依照將得(生)有之處,他的心相續數數轉起,極大地傾向於彼處。或者僅是依此而得新生的業,現於(意)門。

臨終之人,在他的路心之末,或在有分滅盡之時,由於死之故,生起那現在有的終點的死心而後滅,於是既在(那死心)滅了之後,取得那同樣的所緣,如其情況,或有所依或無所依[179],生起稱為「結生」的意識,而住於後有──因為它是由於「無明隨眠」的纏縛,是以「渴愛隨眠」為根本的行(業)所生,為相應的(諸法)所執取,為俱生(諸法)的主要住處,為(諸法的)先行者,是(前有)與後有的連接(故名「結生」的意識)。

 

    <13> 在正死的路心,由於遲緩的轉起,只有五速行(剎那)的期望,如果是在來現於(意門)的現在所緣而死的,則結生、有分也取得現在所緣。在欲界結生,是由六門的(任何一門)取現在與過去所緣的業相與趣相。業只是意門所取的過去的(所緣)。所有這一切的所緣法,唯是小(欲)界的。

    於色界結生的所緣,只是假設的業相。同樣在無色界結生的所緣,根據情況,是上二界的(業相)與假設的業相。無想有情只有命九法[180]結生而生,於是稱它們(無想有情)為「色結生者」。

    無色有情為「無色結生者」。其餘的有情名為「色與無色的結生者」。

 

    <14> 無色有情死,不生下無色,  生更高無色,及欲界三因。

        色界有情死,不生無因類,  結生於二因,以及三因處。

        欲界三因者,能生一切界;  其餘有情死,於欲界結生。

這是死與結生的次第。

 

    <15> 如是取結生者,既從結生滅了之後,獲得那同樣的所緣,轉起一相似心,猶如河流不斷地(生起),直至死心的生起,在沒有路心生起的時候,因為它是生命的(主要)部分,名為「有分相續的意(識)」,最後由於死的死心生起而後滅,此後再結生等,猶如車輪,次第展轉轉起。

         在於此生中,結生與有分,   以及路心死,如是於後有,

        再結生有分,轉起心相續。   善務之智者,如是而觀察,

        知生命無常,善斷愛結縛,   得永久寂靜,至不死涅槃。

 

    《攝阿毘達摩義論》〈攝離路分別品第五〉竟。


第六  攝色分別品

 

     <1> 以上已分別,心及心所法,   諸差別轉起。今當說色法:

        列舉和分別,等起與色聚,   及轉起次第,如是攝五種。

 

          

一、色的列舉[181]

 

   

 <2>(什麼是色?)四大種及四大種所造色這二類色,攝為十一種。

    (十一種色)如何?(一)地界、水界、火界、風界,名為「大種色」。(二)眼、耳、鼻、舌、身,名為「淨色」。(三)色、聲、香、味及除去水界[182]而稱為三大種的「觸」,名為「境色」。(四)女性(女根)、男性(男根),名稱「性色」。(五)心所依處,名為「心色」。(六)命根,名為「命色」。(七)段食,名為「食色」。

    如上十八種色,攝自性色、自相色、完色、色色及思惟色。

    (八)虛空界,名為「限界色」。(九)身表、語表,名為「表色」。(十)色輕快性、色柔軟性、色適業性及(身.語)二表,名為「變化色」。(十一)(色)積集、(色)相續、(色)老性、(色)無常性,名為「相色」。然而此中僅以積集與相續,名為「生色」。

以上十一種色,依自性的區別而成二十八種。

 

     <3> 大種和淨色,境.性與心色,  命色及食色,是為十八種。

        限界和表色,變化及相色,   為十不完色。共二十八種[183]

 這是色的列舉。

 

二、色的分別[184]

 

 

  <4> 此中一切色,都是無因、有緣、有漏、有為、世間、欲界、無所緣及非所斷的,故為一種。然而依內、外等的區別,可有多種。何以故?

(一)稱為淨的五種,名為「內色」:餘者為「外色」。

(二)稱為(五種)淨與心所依的六種,名為「所依色」;餘者為「非所依色」。

(三)稱為(五種)淨與(身、語)二表的七種,名為「門色」;餘者為「非門色」。

(四)稱為(五種)淨、(二種)性、命的八種,名為「根色」;餘者為「非根色」。

(五~七)稱為淨與境的十二種(五淨色、四境色加三大種=12)名為「粗色」、「近色」、 

     「有對色」;餘者為「細色」、「遠色」及「無對色」。

(八)業生色,名為「有執受色」;餘者為「非執受色」。

   (九)色處,名為「有見色」;餘者為「無見色」。

(十)眼(耳)等二種,是以不到達(於境而取境)的,鼻(..身)等三種,則以到

      達於境而取境),這五種為「取境色」;餘者為「不取境色」。

   (十一)色、香、味、食素(段食)及四大種,八種,為「不簡別色」;餘者為「簡別色」。

 

     <5> 如是諸色法,分為二十八,   智者依「內」等,次第而分別。

     這是色的分別。

 

    三、色的等起[185]

 

   

 <6> 業、心、時節和食,名為「四種色等起」。此中:

(一)由於欲界、色界的二十五種善業和不善業[186]的「行」作取得結生的時候,便剎那剎那於內相續等起那業等起色。

    (二)(八十九心中)除去無色界的四異熟心及二(種)前五識,其餘的七十五心,從最初的「有分」而它們取得生起的時候,便等起「心等起色」。此中安止速行心,可以生起威儀;確定心、欲界速行心、神通心,可以生起(身、語)表(色);十三喜俱速行心(四喜俱不善心,四喜俱欲界善心,四喜俱欲界唯作心及笑心),可以生笑。

    (三)稱為「冷」「熱」的火界,到達「住位」的時候,適宜地等起內與外的「時節等起色」。

    (四)稱為「食素」的食,在吞下達到「住位」的時候,便等起「食等起色」。

此中:心(色)與根色(九種),唯從業生。二(身.語)表(色),唯從心生。聲,唯從心和時節生。輕快性(柔軟性、適業性)等三種,從時節、心及食生起。(八種)不簡別色與虛空界,從(業、心、時節及食物)四種而生起,(四種)相色(色積聚、色相續、色老性、色無常性),不從任何而生。

 

     <7> 十八和十五,   十三及十二, 次第從業..  時節及食生[187]

        .相續..滅,即彼色自性, 故說四相色,  不從任何生。

 這是色的等起。

 

    四、色的聚[188]

 

     <8> 同起、同滅、同所依、俱行(同時存在)的,有二十一色聚。

    1)命、(八種)不簡別色與眼相共,名為「眼十法」。

28)如是(命、八不簡別色)與耳等組合,次第的名為「耳十法」、「鼻十法」、

   「舌十法」、「身十法」、「女性十法」、「男性十法」及「所依十法」。

    9)八不簡別色、唯與命相共,名為「命九法」。

     這九聚為「業等起聚」。

1)(八)不簡別色為純八法。

2)那(純八法)與身表相共為身表九法。

    3)(純八法)與語表及聲相共為十法。

    4)(純八法)與輕快性(、柔軟性、適業性)等相共為輕快性等十一法。

    5)(純八法)與身表及輕快性等相共為十二法。

    6)(純八法)與語表和聲及輕快性等相共為十三法。

     這六聚為「心等起聚」。

    1)純八法、

    2)聲九法、

    3)輕快性等十一法、

    4)聲、輕快性等十二法。

     這四聚為「時節等起聚」。

    1)純八法與(2)輕快性等十一法二聚為「食等起聚」。

此(二十一色聚)中,純八法與聲九法二「時節等起聚」,可以從(身)外而得,其餘一切,唯從(身)內而得。

 

     <9> ..時節.食, 次第而等起:  ..四及二, 二十一色聚,

        虛空與相色,    為聚.限界.相,是故諸智者,   不說為聚分。

這是色的結合。

 

五、色轉起的次第[189]

 

<10> 此等一切色,在欲界(有情)的轉起,都可適宜而得。在(欲界)結生的時候,濕生者和化生者,依最多的可以現起稱為眼、耳、鼻、舌、身、性、[]所依十法的七個十法。依最少的,有時候不得眼、耳、鼻、性十法。於是應知依它們(所減少)的聚(的數目)。

    胎生的有情,(可得)現起稱為身、性、所依十法的三個十法。但有時也不得「性十法」。此(結生)後,在轉起的時候,次第的現起「眼十法」等。

    如是,在取得結生的時候,由「業等起色」。在第二心起生的時候,由「心等起色」。到達「住位」的時候,由「時節等起色」。在食素遍滿(身體)的時候,由「食等起色」。這四種等起色聚,在欲界中相續猶如燈焰,亦如河流,直至壽限不斷轉起。

在(臨)死時,到達死心[之前]的第十七心「住位」的時候,便不生起「業生色」。(在第十七心「住位」)以前所生起的「業生色」,與死心同時轉起而消滅,此後即斷絕「心生色」和「食生色」。從彼以後,「時節等起色」,直至稱為「死尸」(的存在而)繼續存在。

 

<11> 如是有情死,再生於後有。  取得結而生,而色又轉起。

 

    <12> 其次於色界中,不得鼻、舌、身、性十法及食生聚,是故在它們結生的時候,僅得眼、耳、所依三個十法及命九法的四類業等起聚。有轉起的時候,則得心與時節等起(的四聚)。

    無想有情,更不得眼、耳、所依及聲,同時也不得一切「心生色」。是故彼等(無想有情)在結生時,只有命九法。在轉起的時候,除了聲,亦得其餘的「時節等起色」。

如是當知在欲(界)、色(界)及無想有情三處中有結生與轉起二種色的作用。

 

    <13> 欲界二十八,色界二十三[190] 無想諸有情,得有十七色[191]

        於無色界中,無有任何色。  結生時不得:聲與變化色,

        老性.無常性,以及二表色[192] 在轉起之時,可得一切色。

這是色轉起的次第。

 

六、涅槃論[193]

 

    <14> 被稱為出世間的「涅槃」[194],它是由四道所證得,為四道、果的所緣。因為離去(Nikkhantattā)稱為「槃」(vāna)的渴愛,故說為「涅槃」(Nibbāna)。

依自性說,只有一種。若依原因的差別,則有「有餘依涅槃界」及「無餘依涅槃界」二種。若依行相的差別,則有空、無相、無願三種。

 

    <15> 大仙解脫愛,說此涅槃句: 無死而究竟,無為及最上。

        依第一義諦,如來說四種: 即心心所色,以及涅槃法。

 

《攝阿毘達摩義論》〈攝色分別品第六〉竟。


第七  攝集分別品

 

<1> 已說七十二[195],有自性基法;  我今將說集,彼等相應法。

 

     <2> 當知攝集有四種:即攝不善、攝雜、攝菩提分、攝一切。

 

一、攝不善[196]

 

 

    (攝集)云何?先說攝不善中有「四漏」:即欲漏、有漏、見漏、無明漏。

    四暴流:即欲暴流、有暴流、見暴流、無明暴流。

    四軛:即欲軛、有軛、見軛、無明軛。

    四繫:即貪欲身繫、瞋恚身繫、戒禁取身繫、執此是實身繫。

    四取:即欲取、見取、戒禁取、我語取。

    六蓋:即欲貪蓋、瞋恚蓋、昏沉睡眠蓋、掉舉惡作蓋、疑蓋、無明蓋。

    七隨眠:即貪欲隨眠、有貪隨眠、瞋恚隨眠、慢隨眠、見隨眠、疑隨眠、無明隨眠。

    在經中的十結:即欲貪結、色貪結、無色貪結、瞋恚結、慢結、見結、戒禁取結、疑結、掉舉結、無明結。

    在論中另有十結:即欲貪結、有貪結、瞋恚結、慢結、見結、戒禁取結、疑結、嫉結、慳結、無明結。

    十煩惱:即貪、瞋、癡、慢、見、疑、昏沉,掉舉、無慚、無愧。

在此漏等之中,「欲」與「有」之名,即以它們為所依的渴愛之意。如是戒禁取、執此是實及我語取(三種),即轉起的惡見。

 

     <3> 諸漏與暴流,  以及軛與繫,  實際唯三種[197],取二.蓋有八[198]

         隨眠合為六[199],結亦唯有九[200] 煩惱說有十, 九類攝不善。

 

 

二、攝雜[201]

 

     <4> 於攝雜中,有六因:即貪、瞋、癡、無貪、無瞋、無癡。

    七禪支:即尋、伺、喜(Pīti)、一境性、喜(somanassa)、憂、捨。

    十二道支:即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邪見、邪思惟、邪精進、邪定。

    二十二根:即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女根、男根、命根、意根、樂根、苦根、喜根、憂根、捨根、信根、精進根、念根、定根、慧根、未知當知根、已知根、具知根。

 

    九力:即信力、精進力、念力、定力、慧力、慚力、愧力、無慚力及無愧力。

    四增上:即欲增上、精進增上、心增上、觀(慧)增上。

    四食:即段食(第一)、觸食第二、意思食第三、識食第四。

    在這(二十二)根中:「未知當知根」為須陀洹道智,「具知根」為阿羅漢果智,「已知根」為中間的六智[202]。命根依色、無色的差別為二種。

在(二種前)五識中(不得)禪支。在無精進心中[203]不得諸力。在無因(心)中不得道支。在疑心中的一境性,不得(定)道(支)、(定)根和(定)力的作用[204]。唯獨於二因或三因(相應)的速行(心)中,可得(四增上中的)一增上生起。

 

     <5>  六因.五禪支[205] 道支有九種[206] 根法有十六[207] 力法說為九。

         說四種增上,  食亦有四種,  善等集上類,  故說攝雜法。

 

三、攝菩提分[208]

 

    <6> 在攝菩提分中,有四念處:即身隨觀念處、受隨觀念處、心隨觀念處、法隨觀念處。

    四正勤:即已生諸惡令斷的精進、未生諸惡令不生的精進、未生諸善令生的精進、已生諸善令增長的精進。

    四神足:即欲神足、精進神足、心神足、觀神足。

    五根:即信根、精進根、念根、定根、慧根。

    五力:即信力、精進力、念力、定力、慧力。

    七覺支:即念覺支、擇法覺支、精進覺支、喜覺支、輕安覺支、定覺支、捨覺支。

    八道支:即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

此中,四念處可說為一正念,四正勤可說為一正精進。

 

     <7>  ..捨與信. 輕安..正見.  思惟與精進.   三離.正念.定,

         依自性十四[209]  區別三十七,   總攝為七類[210] 思惟.輕安..

         ...三離. 此九各一處,  精進有九處[211]  念八與定四[212]

         慧五.信二處[213] 三十七種法,  此實為最上,   最勝之分別。

         於出世間中,   具此一切法,  或無思惟.[214] 在世間心中,

         六清淨轉起,   適當而存在。

 

 

 四、攝一切

 

     <8> 在攝一切中,有五蘊:即色蘊、受蘊、想蘊、行蘊、識蘊。五取蘊:即色取蘊、受取蘊、想取蘊、行取蘊、識取蘊。

    十二處:即眼處、耳處、鼻處、舌處、身處、意處、[]色處、聲處、香處、味處、

觸處、法處。

    十八界:即眼界、耳界、鼻界、舌界、身界、色界、聲界、香界、味界、觸界、眼識界、耳識界、鼻識界、舌識界、身識界、意界、意識界、法界。

    四聖諦:即苦聖諦、苦之集聖諦、苦之滅聖諦、苦滅之道聖諦。

在這裏,(五十二)心所及(十六)細色[215]與涅槃[]六十九法,稱為「法處」與「法界」。

「意處」分別為七識界[216]

 

     <9> 色與受及想,並餘諸心所,   以及識五種,是名為五蘊。

         五取蘊亦然,應知在三界。  以無區別故,涅槃非蘊攝。

         由門所緣別,故有十二處。  由於根.所緣,及從彼生界[217]

         三界輪迴苦,渴愛是為集,  涅槃名為滅,八支出世道。

         .果相應法,不攝於四諦[218]。如是由五類,說攝一切法[219]

 

    《攝阿毘達摩義論》〈攝集分別品第七〉竟。

 

   


第八  攝緣分別品

 

<1> 彼等有為法,何為諸法緣?  如其所相應,我今分別說。

 

     <2> 當知攝緣有「緣起法」與「發趣法」二種。

    此中緣起法,僅是觀察「此有故彼有」的性質狀態。其次,「發趣法」是說依緣住的關係,然而諸阿闍黎[220],將這(「緣起法」與「發趣法」的)二種,混合而論。

 

 

   一、緣起法[221]

 

 

     <3> 此中,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處、六處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有緣生、由生之緣而發生老死、愁、悲、苦、憂、惱。如是,這是一切苦蘊的集,是名緣起法。

    當知此中有三時、十二支、二十行相、三連結、四要略[222]、三輪轉及二根本(七類法)。

(這裏三時等)云何?(1)三時:即無明與行為過去時;生、老死為未來時;中間八(支)為現在時。(2)十二支:即無明、行、識、名色、六處、觸、受、愛、取、有、生、老死。這裏愁(悲、苦、憂、惱)等字,只是顯示等流果而已(不是各別的支)。這裏舉無明與行便包攝了愛、取、有。如是,舉愛、取、有,則亦包攝了無明與行。若舉生、老死,便包攝了識(、名色、六處、觸、受)等五果。

 

     <4> 過去有五因[223],現在有五果[224],現在有五因[225],未來有五果[226]

 

     <5> 如是成為二十行相,三連結[227]與四要略[228]

 

67)三輪轉:即無明、愛、取為「煩惱輪轉」;稱為「業有」的一分有與行,是為「業輪轉」;稱為「生有」的一分有與其餘的(識、名色、六處、觸、受),是為「異熟輪轉」。當知二根本,即無明與愛。

 

     <6> 常受逼迫者,由諸老死惑,  斷彼二根本,輪迴方息滅。

        由於諸漏生,而有無明起,  如是於三界,無始輪迴縛。

        是故大牟尼,建立緣起法。

 

     二、發趣法

 

   

 <7>(此發趣法攝有二十四緣):因緣、所緣緣、增上緣、無間緣、等無間緣、俱生緣、相互緣、依止緣、親依止緣、前生緣、後生緣、數數修習緣、業緣、異熟緣、食緣、根緣、禪緣、道緣、相應緣、不相應緣、有緣、無有緣、離去緣、不離去緣。這是「發趣法」[229]

 

     <8> 名為名緣有六種,   名為名色緣有五,

         名為色緣唯一種,  色為名緣亦唯一,

         於是施設與名色,  為名之緣有二種,

         二為二緣有九種[230] 如是六種緣云何?

 

 <9>(一)名為名緣有六種:即無間的心心所法,對於現在的心心所法,依無間、等無

  間、無有、離去緣為緣。前面的速行對於後面的速行,依數數修習緣(為緣)。俱生

  的心心所法相互依相應緣(為緣)。

(二)名為名色緣有五:即因、禪支、道支,對於俱生的名色,依因等緣(為緣)[231]

 俱生的思,對於俱生的名色,(依業緣為緣)。多剎那的思[232],對於業所生的名色,依業緣(為緣)。異熟蘊(受、想、行、識)相互(依異熟緣為緣),並對於俱生的色,依異熟緣(為緣)。

   (三)名為色緣唯一種:即後生的心心所法,對於前生的此身,依後生緣(為緣)。

() 色為名緣唯一種:即六所依[233],在轉起之時,對於七識界(依前生緣為緣);五所

[234],對於五識路[235],依前生緣(為緣)。    

   (五)施設、名、色為名之緣,依所緣緣、親依止緣有二種。

此中(所緣緣與親依止緣),所緣由於色等有六種(色、聲、香、味、觸、法)。親依止有三種:即所緣親依止、無間親依止、自然(或本性)親依止。此中唯強有力的所緣,為所緣親依止。無間滅的心心所法,為無間親依止。貪等法、信等、樂、苦、人、食物、時節、臥具,適宜的對於內外善等之法及業異熟(為自然親依止緣)。如是有多種自然親依止。

 

    <10>(六)名色為名色之緣有九種:即增上、俱生、相互、依止、食、根、不相應、有、不離去。

    此中,(1)增上緣有二:即強有力的所緣對於名,依所緣增上(為增上緣)。俱生增上的四種(欲、心、精進、觀),對於俱生的名色,依俱生(增上為增上緣)。

    2)俱生緣有三種:即心心所法相互及對於俱生色(依俱生緣為緣)。大種相互及對於所造色(依俱生緣為緣)。在結生的剎那,所依(色)與異熟(心)相互(依俱生緣為緣)。

    3)相互緣有三種:即心心所法相互(依相互緣為緣)。大種相互(依相互緣為緣),在結生的剎那,所依(色)與異熟(心)相互(依相互緣為緣)。

    4)依止緣有三種:即心心所法相互及對於俱生色(由依止緣為緣)。大種相互及對於所造色(由依止緣為緣)。六所依對於七識界(由依止緣為緣)。

    5)食緣有二種:即段食對於此身(依食緣為緣)。非色食[236]對於俱生的名色(依食緣為緣)。

    6)根緣有三種:即五淨根(眼、耳、鼻、舌、身)對於五識(依根緣為緣)。色命根對於執受色(依根緣為緣)。非色(命)根對於俱生的名色(依根緣為緣)。

7)不相應緣有三種:在入胎(結生)的剎那,所依(色)對於異熟(心)(依俱生不相應緣為緣),心心所法對於俱生色,依俱生的(不相應緣為緣)。後生的心心所法對於前生的此身,依後生的(不相應緣為緣)。在轉起之時,六所依對七識界,依前生的(不相應緣為緣)。

 

<11>89)有緣及不離去緣有五種:即俱生、前生、後生、段食與色命。

 

<12> 在所緣(緣)、親依止(緣)、業(緣)、有緣的(四緣)中,便包攝了一切(二十四)緣。這裏的俱生色,當知有二種,在轉起之時,為心等起(色),在結生之時,為(業)所作色。

 

    <13> 如是發生於,  三世及離時,   內外與有為,  並無為諸法,

        以施設名色,  三種能包攝,   發趣論中說,  二十四種緣。

 

三、施 

 

 <14> 此中,色蘊即是色法,稱為心、心所的四種非色蘊與涅槃五種,名為「非色」或「名」。此(名色之)外的施設有二種:即「所知施設」與「能知施設」[237]

    (這二種施設)云何?(1)(所知施設)依那大種的變化行相(形式)而施設為地、山等。依材料的建設行相而(施設)為房屋、車、貨車等。依五蘊而(施設)為男人與人等。依(日)月等的運行而(施設)為方、時等。依不觸的行相而(施設)為坑、洞窟等。依大種的相與特殊的修習而(施設)為遍相等。像這類的區別,雖然在第一義是不存在的,但是作為(某些事物的)意義的影像行相(形式),成為(我們的)心(或思想)生起的所緣(對象)。由於彼彼的比較分別(計度)而決定為這樣那樣(事物),被命名、被稱呼、被說、被假設,故名「施設」,這種施設即為「所知施設」[238]

    2)能知施設,以名、名業等之名的解說,有六種:即存在施設、不存在施設、存在不存在施設、不存在存在施設、存在存在施設、不存在不存在施設。

此中從第一義存在的色受等,依此施設時,為「存在施設」。從第一義不存在的地、山等,依此等施設時,名為「不存在施設」。其他由二者所混合的,當知次第的例如:六神通是存在不存在施設;女聲(是不存在存在施設);眼識(是存在存在施設);王子(是不存在不存在施設)。

 

    <15> 隨順於語音,經過耳識路,  由於而無間,生起意門境。

        隨順於施設,得知彼意義,  應知彼施設,乃為世俗法[239]

 

《攝阿毘達摩義論》〈攝緣分別品第八〉竟。

 

          

   

 

 

 

 

 

 


第九  攝業處分別品

 

     <1> 修習奢摩他,及毘缽舍那, 二業處次第,此後我當說。

 

     一、止的業處

 

    

 <2> 此中先說奢摩他(止)。當知十遍處、十不淨、十隨念、四無量、一想、一差別、四無色七種,是攝奢摩他業處[240]。貪行者、瞋行者、癡行者、信行者、覺行者、尋行者六種,是攝行者。遍作修習、近行修習、安止修習,為三種修習。遍作相、取相、似相,為三種相。

    1.四十業處  云何(為十遍等)?地遍、水遍、火遍、風遍、青遍、黃遍、赤遍、白遍、虛空遍、光明遍,此等名為「十遍」[241]

    膨脹、青瘀、膿爛、斷壞、食殘、散亂、斬斫離散、血塗、蟲聚、骸骨,此等名為「十不淨」[242]

    佛隨念、法隨念、僧隨念、戒隨念、捨隨念、天隨念、寂止隨念、死隨念、身至念、安般(出入息)念,此等名為「十隨念」[243]

    慈、悲、喜、捨名為「四無量」,又名「四梵住」[244]

「食厭想」名「一想」,「四界差別」名「一差別」[245]。「空無邊處」等名為「四無色」[246]。這一切是解釋奢摩他的四十業處。

 

    2.六行者與四十業處的適不適  於(六)行[247]者中,貪行者適合於修習「十不淨」及稱為「身至念」的(身體三十二)部分。瞋行者(宜修)「四無量」及青(黃、赤、白)等四遍。癡行者及尋行者(宜修)「安般念」。信行者(宜修)佛隨念等六(種隨念)。覺行者

(宜修)死(隨念)、寂止(隨念)及(一)想、(一)差別。

其餘一切(六遍及四無色)業處、適合於一切行者。又於諸遍中,大(所緣)唯適合於癡行者,小(所緣)唯適合於尋行者。

這是關於適合(不適合)的差別[248]

 

3.三種修習  於(三種)修習中[249],遍作修習於一切(四十業處)中都可以得。近行修習得於佛隨念等八(隨念)及(食厭)想和(四界)差別的十業處中成就,(但於此十業處中)無安止修習。安止修習得於其餘的正三十業處中成就。於此(三十業處)之中,十遍和安般念,(得證)五種禪。十不淨和身至念,(得證)第一禪。慈等三(種得證)第四禪。捨(得證)第五禪。這二十六種,是(屬於)色界禪的業處。其次四無色是屬於無色禪。

這是關於修習的差別[250]

 

     <3> 4.三相  次於(三)相中,遍作相及取相,於一切(四十業處)中都可以適當的方法而得。似相則僅於(十)遍、(十)不淨,部分(身至念)及安般念(的二十二業處)中獲得。此中由於似相(的得證)而轉起近行定及安止定。(其進行)怎樣?即初學者於地曼陀羅[251]等,攝取其相(為所緣而修習),那種所緣名為「遍作相」,而那種(初步的)修習則名為「遍作修習」。

    其次以心攝取彼相,(閉眼亦能)來現於意門,如同以眼所見之時一樣,那種所緣,名為「取相」,而那種修習則能等持(於心)。如是等持者,從此之後,於取相以遍作定繼續修習,當那(與取相)類似而脫離所依法的及被稱為「施設」,並由修習所成的所緣,善能於心中安立靜止的時候,便名為「似相生起」。從此以後,即名「圓成捨離障礙」及稱為「欲界定的近行修習」。此後,於那同樣的似相以近行定修習者,便證得色界的初禪(安止定)。此後,能於禪以轉向(自在)、入定(自在)、在定(自在)、出定(自在)、觀察(自在)等的五種自在[252]而自在(修習),為了捨離尋等粗支及生起伺等細支而努力者,適宜而次第的證得第二禪等(安止定)。

如是於地遍等的二十二業處中可得「似相」。在其餘(十八業處中)的(四)無量則對於有情施設而轉起(安止定)。

 

5.四無色定的程序  於(十遍中)除了虛空遍,他以由於放棄(其餘九)遍中的任何(一)遍所得的空無邊處而修遍作者,得證第一無色(安止定)。他以第一無色的識無邊而修遍作者,得證第二無色(安止定)。他以第一無色的識無所有而修遍作者,得證第三無色(安止定)。若於第三無色以「這是寂靜,這是勝妙」而修遍作者,得證第四無色(安止

 定)[253]

 

6.關於不得安止的業處  在其餘的十業處中(佛、法、僧、戒、捨、天、寂止、死隨念、食厭想、四界差別),若以佛的功德等為所緣而修遍,當善能把握彼(佛功德等)相之時,則只能安立遍作(定)及成就近行定(不可能得安止定)。

 

7.顯現神通  為了顯現神通的人,從色界第五禪──為神通的足處(基礎)的第五禪出定之後,想念了(在顯現神通時候的)決定等而遍作修習,適當地以色等為所緣而證(神通)安止[254] 。所謂「神通」(是什麼?即如下頌):

     <4> 神變與天耳,以及他心智, 宿住隨念智,天眼成五種。

至此說境的差別及奢摩他業處法竟。

 

 

     二、觀的業處

 

 

     <5> 其次,在毘缽舍那(觀)業處中,當知(一)攝七種清淨:即戒清淨、心清淨、見清淨、度疑清淨、道非道智見清淨、行道智見清淨、智見清淨。(二)三相:即無常相、苦相、無我相。(三)三隨觀:即無常隨觀、苦隨觀、無我隨觀。(四)十觀智:即思惟智、生滅智、壞智、怖畏智、過患智、厭離智、脫欲智、省察智、行捨智、隨順智。(五)三解脫:即空解脫、無相解脫、無願解脫。(六)三解脫門:即空隨觀、無相隨觀、無願隨觀。

 

1.七種清淨    云何(戒清淨等)[255]?即(一)別解脫律儀戒、根律儀戒、活命遍淨戒及資具依止戒的四遍淨戒,名為「戒清淨」。()近行定及安止定二種定,名為「心清淨」。(三)以相(特相)、味(作用)、現起(現狀)、足處(近因或直接因)而把握(理解)名色,名為「見清淨」。(四)把握彼等名色之緣,名為「度疑清淨」。(五)(在度疑清淨)以後,(瑜伽者)於前面所述的有緣的及有過去等差別的三界諸行(名色),簡括以蘊等的理法,以聚(而思惟它們的三相),即以滅盡之義為無常,以怖畏之義為苦,以不實之義為無我。或以(時分的三)世,以一期相續、以剎那(滅)、由思惟智而思惟(諸行的無常、苦、無我)三相。其次由生滅智以緣及剎那而(數數)隨觀於彼等(諸行)的生滅。(如是有如下頌所說的十種觀的染生起:)

 

     <6> 光明..輕安,勝解與策勵, 樂智及現起、捨.欲成十種[256]

 

     <7> 由於能夠把握(理解)光明等(十種)觀的染是障礙,(而知此為)道、(此為)非道之相的區別,名為「道非道智見清淨」。(六)脫離了(觀的染)障礙的(瑜伽者),繼續觀三相而行道,如是他獲得從生滅(隨觀)智至隨順(智)的九種觀智[257],名為「行道智見清淨」。(七)如是行道(的瑜伽)者,(他的)觀已成熟,(知道)「現起要生起(道的)安止定了」,便斷有分,生起意門轉向心之後,緣於無常等任何的一相,便轉起二.三(剎那)名為遍作、近行、隨順的觀心。這(末後的一)個到達頂點的(觀),名為隨順(觀)、行捨(觀)及至出起觀。此後便轉起(一剎那)以涅槃為所緣的種姓心,超越凡夫的(種)姓而成聖者的(種)姓。此後無間而生起知苦諦、斷集諦、證滅諦及修道諦的(聖)道(心),入安止路。從此轉起二.三(剎那)的果心之後,隨墮入有分。於是再斷有分,(次第)轉起諸觀察智[258]

 

     <8> 智者善觀察:道.果與涅槃,  或者亦觀察:斷煩惱殘餘[259]

        如是應漸次,修習六清淨,  而得四種道,名智見清淨。

這是關於清淨的區別。

 

  <9> 2.三解脫門    此中,由無我隨觀脫離堅固的我執,故名「空隨觀解脫門」。由無常隨觀離顛倒相[260],故名「無相隨觀」(解脫門)。由苦隨觀脫離渴愛的願望,故名「無願隨觀」(解脫門)[261]

    (這三種導至解脫的觀,以任何一種都能獲得道心。)是故此道由於觀的程序不同而得三種名稱:(一)若從至出起觀[262]而觀無我(所得的道),名為「空解脫道」;(二)若從觀無常(所得的道),名為「無相解脫(道)」;(三)若從觀苦(所得的道),名為「無願解脫道」。如是果(心),依據在道的路線,由於道的程序不同(亦得空、無相、無願三種名稱)。在(證)果定的路線中,只是在上面所述的方法的那些觀,生起各自之果,但由於觀(共同的)自性,故使在(道的路線及果定的路線的)一切處而同得(道、果的)一切三種名稱。

這是關於解脫的差別。

 

    <10> 3.出世間的四種人   修須陀洹道已斷除見、疑及斷惡趣行(不生惡趣)者,(在世間)最多(再受)七番(生死),名為「須陀洹」(預流)。修斯陀含道已,而使貪、瞋、癡更薄弱者,名為「斯陀含」(一來);(他僅)一番來此世間(生死)。修阿那含道已,斷除殘餘的欲貪與瞋恚者,名為「阿那含」(不還);他是不復還來於此(世間)。修阿羅漢道已,捨斷(一切)殘餘的煩惱者,名「阿羅漢」;(他是)漏盡者及出世間的最上應供者[263]

這是關於人的差別。

 

    <11> 4.滅定   此等「果定」,一切人都能得其隨(於道的)各自之果。「滅定」則唯阿那含與阿羅漢可得入定[264]。此(滅定)中,即次第的入初禪等的大(上二界)定及出定,並在其處觀各處的諸行之法(無常、苦、無我),直至無所有處。從此(無所有處出定)之後,(首先)作出決定(在他入定期間的)預備工作[265],然後入非想非非想處定,在那裏經過二(剎那)安止速行之後,便斷絕他的心相續(而成無心),是名「入滅定」。在出定之時,如果他是阿那含,便轉起一回阿那含果心,若是阿羅漢,則轉起一回阿羅漢果心,便墮入有分,此後則轉起觀察智。

這是關於定的差別。

 

<12> 若於佛教中,欲求行道樂,  應修此最上,止.觀二修習。

 

《攝阿毘達摩義論》〈攝業處分別品第九〉竟。

 

                ──《攝阿毘達摩義論》畢。──

 


附錄

阿耨樓陀及其《攝阿毘達摩義論》

/  

 

阿耨樓陀論師的《攝阿毘達摩義論》,是南傳巴利佛教中一部最精拔的作品,字數不多,譯為漢文大約有五萬五千字光景,文簡義豐,生動地敘述了各種重要的法相,有系統地介紹了全部論藏的哲學理論,是研究整個論藏最好的一個指導手冊,在緬甸、錫蘭、泰國、柬埔寨、老撾等國,現在研究阿毘達摩的人,本論都被列為必讀之書;有許多人還要把全部背誦下來。在南傳各佛教國家的佛學院裏,也都有這門課。

 

就本論與覺音最著名的《清淨道論》比較:一部是洋洋數十萬言的大著,一部僅是數萬言的綱要書,其廣略雖然有所不同,其實質可以互相媲美,在不少題材的安排上是相同的。就組織方面說,本論以最精巧的方法,把散在論藏中像機器零件一樣的許多題材聯系起來,有條有理,非常明確,比之《清淨道論》更精密而簡要。顯然,這兩部論著的目的和要求,次序和重點是有些不同。本論是以純理論的分析而簡明地敘述所要敘述的問題;而《清淨道論》是為了更好地教導宗教實踐方法和證得聖果的道路,重點是放在修習戒定慧方面的。它們也有互相補充的地方:例如對心法,心所法及色法等同樣的論題,有的在《清淨道論》是很簡略的,在本論卻是充分地加以發揮;也有在《清淨道論》沒有說到的問題,本論卻提出詳加討論。在有些問題上,也可看到本論和《清淨道論》有不同的看法和不同的分析。由於本論只能作為是綱領性的著作,所以對於很多的法相術語,都沒有解釋,如果沒有研究過南傳佛教的人,讀起來是很難理解的;而這些法相名詞的絕大部分,在《清淨道論》中都有很詳細的解釋,可以互相對照閱讀及互相參考研究;直至今天,這兩部論在南傳各佛教國家的研究佛學者仍奉為主要的論典。

 

    在緬甸的佛典書目提要中列有九部像這樣的綱要書,除《攝阿毘達摩義論》外,其它八部書如下:

    一、《入阿毘達摩論》

    二、《色非色分別論》

        這兩部都是第五世紀和覺音同時代的印度佛授所著。

    三、《諦要略論》,是佛授以後的小護法所著。

    四、《斷癡論》,是錫蘭的迦葉波所著,年代不明。

    五、《名色抄論》亦名《開曼論》,是開曼所著,年代不明。

    六、《名色差別論》。

    七、《第一義決定論》。這兩部同是《攝阿毘達摩義論》的作者阿耨樓陀所著。

八、《名行燈論》,是十二世紀末緬甸的薩達摩憍帝波羅所著。

 

在這九部論著中,以《攝阿毘達摩義論》最為傑出,名傳也最廣,因為它是整個論藏的概要,真是論中之論。通過這部論,便不難掌握阿毘達摩的普通知識,是成為研究論藏的一把鑰匙。

 

也正是這個原因,從而產生了許多與它直接的或間接的有關作品。有古典注疏,也有現代學者專題研究的論著。這些對於研究本論是有幫助的。順便在這裏把個人認為重

 

要古典參巴利文的著名注疏有下面幾種:

一、《古注》,一說是錫蘭的新離垢覺著,一說是十二世紀後半期的舍利弗著,也有說這兩者是同一人。據一九六年錫蘭大學出版的《錫蘭史》則說為舍利弗的老師摩訶迦葉波的作品。

二、《阿毘達摩義廣釋》,是前書作者舍利弗的弟子錫蘭蘇門迦羅著,他也是十二世紀後半期的人。這是《攝阿毘達摩義論》的古代注釋中一部權威的作品,廣泛地被學者們用為研究本論的主要參考書。緬甸的阿利耶文率在奈羅巴帝王時代(一四四二~一四六八)曾給《阿毘達摩義廣釋》寫了一部解疏,題名為《精義寶匣》。

 

三、《攝阿毘達摩義略疏》,是緬甸的薩達摩憍帝波羅或名卻色達所著。據說他從一一七~一一八年曾在錫蘭受學。依本書的序文所說,這是應錫蘭的國王毘闍耶跋訶二世(一一八六~一一八七)的請求而寫的。

 

四、《第一義燈注》,是近代的的緬甸學者雷地沙陀著。據說本書中含有一些他的獨特見解,許多利學者都認為這是一部很好的作品。

 

五、《新醍醐疏》,是近代印度學者谷生毘教授著,用天城字母寫,由印度鹿野苑摩訶菩提會出版。前面舉出四種注疏,都是用舊方法解釋;本書則以新方法解釋,對於自修《攝阿毘達摩義論》者很有幫助。

 

    2.英文的參考書:

  一、《哲學綱要》,是緬甸的蘇仁翁譯,即《攝阿毘達摩義論》第一次英譯本。一九一年由倫敦的巴利聖典協會出版,一九五六年再版。這是逐字逐句翻譯的,並附有許多可以參考的注釋。由於本書的出版,才引起歐、美學者對《攝阿毘達摩義論》內容的注意。

 

二、《阿毘達摩哲學》上冊,是印度那爛陀巴利學院的院長迦葉波著,一九四二年出版,一九五四年再版。本書有上下二冊,下冊是介紹南傳七部論及《清淨道論》的內容,上冊則完全是敘述《攝阿毘達摩義論》的。作者自己在序文中介紹說:「我的書,盡可能使讀者了解巴利的術語,並不難深入哲學的精神。重復地對照英文和巴利文的術語,並非逐字逐句的翻譯,但著重於全段的實質和精神。大部是翻譯,有時只是要略,有時再加解釋,盡可能使讀者理解。」本書確是具有這些優點,而且是用新的方法翻譯,在每段還附有全部的巴利原文,對於研究本論很方便也很有幫助。

 

三、《阿毘達摩手冊》,是錫蘭的那拉達著。有逐字逐句的翻譯,也有詳細的解釋,並附有巴利原文。我所知道的是一九五六年出版,只有前五品,無後四品。

 

四、《佛教哲學論》,是錫蘭的地西爾瓦博士著,我所知道的只是一九三七年出版了的第一卷,闡述本論的前三品。

 

    3.日文的參考書:

  一、《攝阿毘達摩義論》,水野弘元譯。本書除了逐字逐句的翻譯外,還加了很多注,可資參考。見日文版《南傳大藏經》第六十五卷。

除了上面所列的重要參考書外,還有許多各種文字所寫的注解和譯本,如僧伽羅文、泰文、緬文的都有。尤其是緬甸文寫的特別多,目前所流行的至少有下面四種:

一、《攝阿毘達摩義蜜注》,摩公沙陀著。

二、《攝阿毘達摩義香注》,巴耶基沙陀著。

三、《阿毘達摩義有色燈注》,彌欲皮因易著。

四、《第一義有色解》,唯蘇談羅麻沙陀著。

 

我們如果要研究本論,不但各種古典注疏和現代著作可供參考,即覺音的《清淨道論》、南傳論藏中的《法聚(集)論》、《分別論》、《法趣論》、《人施設論》及各種注疏等其它許多作品,也都是很重要的參考書。

 

關於研究南傳阿毘達摩的成就,一致公認緬甸的水平是比較高的,即從上面在緬甸保存下來的各種有關阿毘達摩綱要書和本論的重要參考書中也可以看出這種情況。這也有它的歷史根源。因為從十二、三世紀以至於今天,南傳上座部佛教在緬甸一直是繁榮的,對論藏的研究特別發達。錫蘭雖然是南傳佛教發祥地,但十三四世紀以後,佛教趨於衰微。近百年來佛教復興,隨著佛教教育事業的發展,興起了佛教學術研究之風,對論藏的研究也有迎頭趕上之勢,對本論的研究也有所成就。

 

    本論的學說思想,是以整個論藏和注疏,以及覺音的《清淨道論》、佛授的《入阿毘達摩論》、《色非色分別論》等為主要來源。既有前人的遺產,也有它在當時新的成分和發展。例如:本書第一品中八十九心的順序,是和以前所有的論著不甚相同的;第二品中心所法的分類,是繼承佛授的《色非色分別論》中的心所法分類而加以整理改善的;第六品中的「色聚」之說,則比《清淨道論》等所說的有所發展和增廣;第八品中的「施設」說,是依據《人施設論》及《入阿毘達摩論》等的施設說而發展出來的。關於這些進一步發展的學說,不但在本論看到,也包含在阿耨樓陀的另外兩部作品中,即《第一義決定論》及《名色差別論》。這兩部論可能是在南印曼德拉斯海岸的香至城寫的。有些題材本論和《名色差別論》是一樣的,不過本論更簡略些。例如在《名色差別論》中對五十二心所法的定義說明,在本論則被全部略去了;本論第五品中說到「業」的問題,僅舉各種「業」的名稱而未加說明,在《名色差別論》則有詳細的敘述,等等。

 

    關於本論作者阿耨樓陀,除了有幾部巴利文書籍提到他的名字之外,便沒有詳細年代和史實的記載了;現在只能根據另外一些線索來推定。從他的作品的跋文等來推測,他曾經在南印旦跋國的香至城住過,也曾在錫蘭住過。根據緬甸的傳說,他是一位錫蘭的長老,住在波羅奈羅瓦的摩拉輸麻寺而寫《攝阿毘達摩義論》的;所以有些學者們估計他是印度人,曾在南印香至城寫過兩部書,而本論則是在錫蘭寫的。依據南印多林的地方誌,在有學有德者的編年名單中,阿耨樓陀的名字和作品是被列在第七世紀的巴利文法家之後,還介著另外兩個人的後面,由此確定他是第八世紀以後的人。我們從他的著作中的思想和教理的發展看,也是遠在覺音、佛授等論師以後的人。如果依前面所列本論的各種注疏看,有好幾部巴利文注疏和另一部流行在錫蘭的僧伽羅文的舍利弗寫的義釋,都是十二世紀後半期的作品。從而我們肯定阿耨樓陀必是第八世紀以後,十二世紀中葉以前的人,那是沒有問題的了。如果進一步從時代背景和他著書的文體去探討,還可能得出更接近的年代。上面說過他曾在錫蘭的波羅奈羅瓦住過,本論可能就在那裏寫的。根據錫蘭的史實,從公元前第三世紀,至公元後第九世紀初,各代王朝基本上都以阿努羅陀補羅為首都,佛教的三大寺及研究中心也都在那裏,各國前去錫蘭佛教大德,如覺音、佛授、法顯等人,也都住在那裏。建都波羅奈羅瓦是從第九世紀中至十三世紀的事。我們知道從公元八百二十八年到一千零十七年,錫蘭國內形勢不很安定,佛教的中心依然在舊都,並且對巴利佛學研究也沒有什麼新的貢獻。如果阿耨樓陀此時來錫蘭研究或講學,應在舊都阿努羅陀補羅,不宜在新都波羅奈羅瓦;同時他能於當時形勢環境不安定的新都寫出一部這麼精拔的作品,實在是難以理解的。一一七年到一年的五十年間,錫蘭曾淪為古里帝國的附庸,新都舊都均被敵人占領,佛教受到了極大的摧殘。在這個期間,當然很難想像使一個佛教學者在波奈羅瓦安心著作的。到一年,錫蘭國王毘闍耶跋訶第一(10591114)趕走敵人,恢復主權,重新建都波羅奈羅瓦之後,才從事重興佛教,並把佛教的中心事業集中到新都來,還特別重視與支持僧侶們對佛學的研究的風氣。阿耨樓陀在波羅奈羅瓦寫出本論,可能是這次復興佛教以後的事。其次,從作者的文體看,是受了梵文影響的。例如在覺音、佛授等著作中作用的字:

ārammaa, kiriya, kilesa, ca ti, ca idha等,在阿耨樓陀的作品中則寫為:ālambaa, kriya, klesa, ceti, ceha。這種巴利語的梵語化的傾向,也是在十一世紀末和十二世紀初的毘闍耶跋訶第一時代才盛行起來的。從以上幾個方面的推論,本論很可能是公元一千一百年左右的產物,同時推定本論的作者大約是十一世末和十二世紀上半期的人。

 

關於本論的組織和內容,作者在開宗明義的頌文說:「此中敘說對法義,依第一義有四種:心、心所、色及涅槃,攝一切法盡無遺。」也就是說心、心所、色、涅槃四法,是本論的主要組成部分,可是也附帶地說了許多別的東西。全論分為九品:前五品說心法及心所法,第六品說色法並略論涅槃法,主題在這六品中便說完了;第七品是集敘各種法相,第八品是緣起論,第九品說修定與修慧。若依中國古代的判教來分,也可以說前八品是明境,第九品是明行及果。全論的總綱似乎很簡單,但內容非常豐富。下面再逐品地大略的加以介紹:

 

第一攝心分別品,是說明八十九心或一百二十一心的。本品把上座部基本的六種心法(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首先依欲、色、無色界及出世間而分為八十九心。即:(一)欲界有十二不善心、十八無因心、二十四有因心的五十四心。(二)色界有善、異熟無記、及唯作記的十五心。(三)無色界有善、異熟、唯作的十二心。(四)出世間有道與果的八心。這是八十九心。其次,出世間的八心又開為四十心,加世間的八十一心,便成一百二十一心。

 

本論所說的八十九心,與《清淨道論》第十四品中的識蘊所說的大致相同,雖然其分類次第及有些各別的名字有差別。可是對於一百二十一心,在《清淨道論》中僅僅提一下,沒有說明它的所以然,更無從理解為什麼由八十九心而演成一百二十一心。本論對這方面則特別加以詳細而明白的敘述。